以書之名

  又見書展,又見長龍,又見──水寫真。
  書展一年一年不是展書,而一年一年的以「書」之名混下去。大家心知肚明書展醉翁之意只在「水著」之間,卻仍一本正經地繼續裝模作樣。
  「書」的定義應怎樣描述?一個由印度製作的電影給了一個詳細定義,簡言之,就是一種「記錄、分析、總結、組織、討論及解釋訊息……用以增長知識、加深理解、提升教育人類大腦的裝置,這裝置需用視覺、有時候要用觸覺來使用……」以這種定義,現代的書能不能搆上資格?
  以前的書,裝的是滿腹才華翩翩佳公子;現代的書,載的是一身橫肉的草食男和宅男。看著「書」的淪落,對喜讀書的人來說,不能說不悲哀。


<< July 2011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近期文章 recent posts

過去每月文章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