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付笑談中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馬時亨因為患上腦血管病,向特區政府請辭。馬時亨一走,董建華時代引入的問責官員便只剩唐英年,原來人事變化,六年已是幾番新。
  馬時亨出席記者會交代辭職來龍去脈時言笑晏晏,態度從容,果真是無官一身輕,比諸仙股事件鞠躬道歉的誠惶誠恐,倒也判若兩人。
  有人說馬局長的病情不如想像中嚴重,沒必要辭官,恐是另有內情。腦血管瘤如不爆裂,一般來說並沒有生命危險,唯一旦爆裂卻可引致中風甚至死亡。姑勿論馬時亨辭職的底因為何,但是,沒有任何事值得把健康作注碼。
  況且就是另有原因,既然放得下,六年官場歲月,便付笑談中。

錢往哪裡去?

  香港政府豪擲500億所為何事?就是要擾攘以十多年計的醫療融資上馬。

  財政撥款每年予醫管局300多億,300億用在何處?

  據說用於藥物器材的開支是30億,但醫管局的顧問醫生及副顧問醫生的薪酬卻要40億。醫管局更嫌藥物貴,硬要市民負擔部分。藥物貴?哪高層醫生貴不貴?

  500億究竟是多少?在升斗市民如我是從未想像過的擁有,數字上的概念大約是5之後一大串0,但是,卻不夠醫管局捱兩年。

  金錢之於人,有不同量度。薪酬的5%供強醫金,有打工皇帝不值一哂;有小市民捉襟見肘。

  我不反對醫療融資,也不反對庫房充裕時多撥款予醫療事務。

  但若食物及衛生局局長問:醫療改革,錢從何處來?

  一如其他納稅人,我想問我們每年都要給醫管局300億,現時又要供強醫金,錢往哪裡去?


<< June 2008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近期文章 recent posts

過去每月文章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