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搞愈黑的佔中

  928催淚彈催了淚,令不少市民同情佔中者;但隨著時間轉移,所謂的佔中者光譜愈拉愈闊,打邊爐有之、「鳩嗚」搗亂有之、重型裝備挑戰警隊有之,「我要真普選」這個口號愈喊愈蒼白,亦愈來愈乏力。
  最好笑是,多次衝突事件發生,敵對兩方皆指對方是黑社會,一方是警察,一方則以學生為首,究竟誰是黑社會?誰在串演黑吃黑?
  佔了兩個月,民意開始轉變(難怪前特首視民意如浮雲,真如過眼雲煙),部分香港人支持佔中人士是受到「愛與和平」的感召,立法會雖是碎了兩塊玻璃,卻令痛恨暴力的香港人碎了心。
  民意逆轉使佔中三子不得不以自首來與現時的「佔中分子」劃清界線,只是暴民拿著鐵馬衝擊立法會的景象模糊了朱牧老淚縱橫的感染力,這場從一開始就註定是香港人惡夢的「飲宴」,至今活脫脫是請客容易送容難。
  雖說三子根本沒有參與「亂局」,但作為有理想有識見的成年人,隨便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把全港市民拉入泥淖中(影響有多大相信很難算計),如果真有「良心」,避得過現實的責任,逃得過自己的良心嗎?

 


<< December 2014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近期文章 recent posts

過去每月文章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