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我們的老闆!

  認識何柱華先生是上世紀末李孟進小姐介紹,那時從沒想會與何先生一起工作長達十多年,畢竟何先生是那種標準謙謙君子的樣辦人物,與傳媒世界不擇手段很難扯得上關係。

  因緣難說,何先生創辦《醫‧藥‧人》,我就從第一期工作至今。評價何先生就如他的朋友所說 ── 很好的人。工作上總有大小爭拗,但何先生必會堅持著他的底線,其他的都可商量。

  《醫‧藥‧人》不是個賺錢項目,唯何先生並未想過賺錢,只希望給市民大眾傳遞正確的醫藥知識,這個理想逾越了金錢。

  生命有時盡,人生有聚有合有離分,雖然現時已不能看見他,但我們知道,他只是換了一個高度,仍然處於老闆的位置上看顧著我們。

  老闆,上天關了你人生的窗,必為你打開天堂的門,願你在天堂寫意生活!

同胞行為之唔到你唔信!

  強國同胞行為的匪夷所思,未到親眼目擊,真係難以置信。

  早上飛機,安全帶已經解除,正是等待著吃早餐的時候,前座小朋友要尿尿,那個疑似爺爺的大叔,竟然讓小朋友在座位上尿尿,更離奇的是,尿在航空公司提供的毛氈上,而飛機上的廁所距離他們的座位不到十步距離。

  尿尿當然有陣尿躁味,惹來半機乘客不滿。好笑是頻頻道歉的是機組人員,而那大叔面對各人瞪目,卻說出更令人瞪目的話:孩子內急有甚麼辦法!

  如果說錯在小孩子,那他的祖父母更不可原諒。那小孩子大概應有三四歲,怎麼說都不是不能忍忍的BB,但他的祖父母卻當他是三四個月的嬰兒看待,兩個人輪流又攬又哄又抱,這樣的小朋友長大還有甚麼前途?

  以此類推,這種小朋友的家庭有甚麼前途?充滿這種小朋友的國家又有甚麼前途?

  不過,當時我沒想得這麼遠,只是慶幸小朋友是小急,若是便急……

港鐵變身運貨系統

  搭乘港鐵,繁忙時間在極其多人轉乘的金鐘中環站,等轉車隨時要等幾個班次,就是在非繁忙時間,幾個大站仍有機會插針不下。偏偏就有人利用港鐵運貨,且是那種大堆頭橫霸車廂的貨物。

  港鐡明明有規例「乘客不得攜帶其長、闊、高總和超逾170釐米或任何一邊長度超逾130釐米對其他乘客造成不便之大件行李/物件」。結果呢?被一些有心滋事的人挑釁一下,這些規例又變得名存實亡。

  究竟規例要不要被尊重?

  如果可以給學生拿著大提琴進入港鐡,當然也可以給流動小販帶貨進港鐡,不要說學生應有優待,有錢學大提琴家境應不比流動小販差,所以既不禁學生帶琴當不能禁小販帶貨。

  結果就是,規例只是擺著用來看的,大眾運輸系統變成大眾運貨系統,乘客被壓迫至無立錐之地。

 

行李事件之錯失良機!

  特首女兒行李事件繼續發酵,雖然有人認為是小事化大,事實上,香港市民卻不能將這件小事化無,尤其事件中與特首電話對話的人不止一個,對話內容卻一直諱莫如深,更令真相迷離撲朔。

  遺漏行李確是小事一件,不符安檢也許亦是借口,而最最重要的是特首家庭的濫權,也是香港人重視的 ── 平等。

  如果當日梁小姐肯紓尊降貴親自取回行李再過安檢,又或是特首「拒絕」航空公司的幫忙,命女兒自行取行李重新過關。這麼一來,第一家庭行為表現謙和所贏得的掌聲,豈是一張機票的價值!

  香港第一家庭的「名聲」向來不算太好,遺漏行李明明是個大好表現與民平等的機會,卻白白浪費。

  說人家有心小事化大,如果沒有這些「小事」,又如何能化大?不能修身、齊家,罔談治港!

 

社區中的炸彈

  無論你經常在哪區出入,都無法忽視愈來愈多南亞裔居民滲入了香港各個社會區域。
  據資料顯示,南亞裔移居香港的人數逐年上升,每年都達幾萬之數,其中最多是巴基斯坦、印度及尼泊爾,與以前多是菲律賓及泰國不同。這些南亞來客從前常集中於尖沙嘴及深水埗,但現在,各個屋邨、公園都不難發這些新移民及移民下一代的蹤影。
  坦白說,南亞居民與香港人在言語、信仰、習慣及價值觀上迥然有異,不少南亞人甫到香港都是從事低收入的工種,是社會中的低下階層,常因生活不習慣而難於融入香港生活,又或自覺是被排擠的弱勢社群,社會機會不夠平等,心下難免與香港人有隔閡,「非我族類」的心態一旦形成,矛盾頓生。
  以前我們或會慶幸於南亞裔人士成為社會勞動力的生力軍,但當這群生力軍聯群結黨招搖結集,在各個屋村生事時,隱隱然便如社區中的炸彈,近年南亞裔人士的犯罪率與日上升,香港人在「內鬥」之餘有沒有想過如何拆解?若等到出大事才補救,就是太過後知後覺了。

 


<< January 2017 >>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近期文章 recent posts

過去每月文章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