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郭寶賢一個信念 200 萬

< 上一頁
撰文:Donna
《醫.藥.人》 第 21 期

郭寶賢離開聯合醫院的時候,引起了一陣小騷動,成了風頭人物,這種風頭是郭醫生始料不及。大家的著眼點都在他的百萬年薪與唾手可得的200萬賠償。白花花的銀子放在眼前是很難拒抗的誘惑,能夠置諸不顧,是一個理想得有點過份的理由--信念。

  郭寶賢在公立醫院工作幾近二十年,離任前是聯合醫院外科部部門主管,年薪逾百萬,要是參加醫管局密鑼緊鼓推行的自願離職計畫,相信賠償可高達200萬。不過,就在這關節眼上,郭寶賢卻跳槽養和醫院,接掌新成立的微創及內鏡外科中心,這個轉變,在人生的事業里程中,不可說是小插曲。
  說起種種前因,不得不話說從頭。

微創手術勢不可擋
  微創手術(Minimally Invasive Surgery)是近年外科界的新發展,說新不新,說舊不舊。說舊是因為已經出現了十多年,說新是因為微創外科手術仍在發展中,而且空間很大。
  「微創手術始於1987年,有人發表了利用腹腔鏡切除膽囊,這種發現衝擊了外科界,把以前開腔剖腹的觀念完全改變。微創手術除了用於簡單的膽囊切除外,現正發展為應用於一些更複雜的手術,這種轉變需要很長的過程。」
  短短十多年,微創已成為主流手術,廣泛用於子宮切除、手汗症、盲腸炎及直腸切除。
  「我們現在仍然探討微創手術的發展空間有多大,可以應用到哪種手術之中,不過,在可見的將來,微創手術應是外科手術的趨勢。現時,以微創手術切除膽囊已經是指定的標準,但是,其他的手術就不一定是用微創,原因不是手術不能達到同樣效果,而是,部分醫生未能掌握微創技術,所以,雖然有些病症可以使用微創手術,卻不是每個醫生都可以提供這種技術。」
  微創手術的好處是安全,傷口小,疼痛較短而復原快,相對成本亦較高,政府醫院通常不能為所有病人提供這類服務。當然,病人更快復原,省卻更多政府的醫療負擔,這些經濟效益又是另一個成本問題了。
  「雖然由開腹手術轉變到微創手術還有一段長路,但我對微創手術的前景很有信心,因為這是手術發展的必然趨勢。做手術最主要的目的是剷除病灶而不是傷害病人,所以在手術的過程中應盡量減少病人的創傷,微創手術可以減少病人的創傷而又達到外科手術的效果。」
  「病人在政府醫院做微創手術要經過許多考量,且決定權在醫生,其中不少是關係於成本;而私家醫院卻可以提供多些選擇,決定權在病人手上。同一個手術,病人可以選擇開腹或微創。其實開腹手術同樣都可以達到目的,服務大眾的政府醫院不能提供所有人使用微創是可以理解的。其實,要做微創手術,考量的因素不少,病人及病症本身是否適合,都在考慮之列。」
  郭寶賢1983年畢業於香港大學,1984年加入威爾斯親王醫院主攻外科手術,直至1995年才轉為效力香港基督教聯合醫院做外科部門主管,2002年12月脫離公家醫院轉投私家醫院。 
  「最初是鍾尚志教授引入膽囊切除技術,在90年購置儀器開始嘗試做微創手術。現在的微創手術與當時的微創手術已有一定的轉變,因為儀器與技術都在不斷進步中。95年我轉到聯合醫院,亦在聯合醫院成立微創發展中心。之前,我參與了許多訓練,除了自己做微創手術之外,也希望訓練更多醫生使用這種技術,甚至推展到中國大陸。經驗多了,交流多了,發現這種技術的需求很大。」
  「在私家醫院做微創手術的彈性較大,只要病人想做,而又符合條件就沒有其他局限。我以為微創手術在私家醫院的發展更具可行性,例如十二指腸穿孔修補、結直腸癌切除、胃癌或其他腫瘤切除、脾臟切除、疝氣修補等大部分腹部手術都可以使用微創。」

失衡拖垮醫療發展
  捨棄高薪厚祿的政府高職而轉投私家醫院,對郭寶賢是個很大的挑戰,背後究竟有甚麼動機?
  「我相信微創是外科手術的未來,這是發展中的技術,在在需要投資,以現時醫管局節流的情況,相信要發展微創手術,並不容易。其實我離開政府醫院也是機緣巧合,碰巧養和醫院計畫成立微創手術中心,也願意投資發展,便一說即合。我和微創手術可說是共同成長,有一份感情,亦希望可以在這個領域中比別人走先幾步。」
  「現時公私營醫療體系發展失衡,我認為醫療系統將會有重大的改變。公營和私營的醫療系統應平衡發展,所謂兩條腿走路,缺一不可,不能只是其中一個主導市場。只由公營機構提供服務有相當大的局限,病人沒有選擇權,不能選擇醫生,不能選擇手術的方法,都不是健康發展。所以控制公營醫療的增長,使私營醫療更具競爭力是醫療體系必然要面對的。」
  郭寶賢舉例說,美國因為融資搞得好,不少私人資金注入醫療市場,這些私營醫院甚至設有大學做醫療研究。在亞洲區,香港的醫療水平相當高,若公私營醫療機構可以取得平衡,整個醫療系統才可以健康穩步向前。
  「就說中國大陸,雖然與世界脫軌了幾十年,但是現在卻十分進取,願意投資新的儀器,學新的技術。暫時來說,中國大陸的硬件較香港好,人才就香港較多,不過,再過多幾年,要是香港仍是原地踏步,大陸就會追過我們。」
  郭醫生認為,香港的醫療水平是亞洲區數一數二的,但是要保持香港在亞洲區的醫療地位,醫療融資刻不容緩,因為,未來的競爭對手已不限於香港或新加坡,中國大陸也是個很大的威脅。
  「我經常到大陸做示範交流,微創手術在中國大陸發展得很好,北京、上海、廣州,甚至四川具規模的醫院都開始發展微創,且不囿於傳統的膽囊手術,而是普及用於其他較複雜的手術。所以我估計幾年之後,大陸會很進步。這是因為國內的人自知不足,所以肯學,反觀香港人卻太過自滿,自以為足夠而不肯繼續進修,在此消彼長下,我怕不久的將來,香港人也許要到大陸看病了。」
  「我並不著眼於現在,而是著眼於將來。現在我們都意識到醫療制度必須的轉變,也許是個過程,但五年十年後,私人醫療系統應有一定的改變,會有更多醫生聯營診所出現,甚至是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這是必然會轉變的狀況。你知道為甚麼病人喜歡到公立醫院求醫?這是因為公立醫院可以提供一整套的醫療服務,有一組人去跟進病人,這是部分私家醫院不能比擬的。我相信,未來的醫療體制再不是一對一的醫生與病人,而是一組醫生跟進病人,在這種趨勢下,醫生是需要與其他機構合作才可提供完整服務。像養和醫院,因為具有醫院基本設施,各部門緊密合作,就可以如醫管局一樣,提供完整的服務配套,這樣質素有了保證,就可以把病人吸引到私營醫療市場。」
  郭寶賢認為,解決融資問題就可以解決公私營失衡,而且這也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不妨向這個方向走出第一步。

公家好,私家更好?
  可是將來就是將來,將來的沒有人可以預計,但是眼前卻是明明白白的損失了200萬的賠償。
  「我離開的時候,自願離職計畫仍在討論的階段,與其等待,倒不如早早決定。當然,眼前是很吃虧的,但養和醫院是第一間發展微創手術的私營醫院,我樂於作為先頭部隊,現在,我不能說哪個選擇比較正確。而且,錢對我來說也不是絕對的重要,離開政府醫院的原因為前景多過為錢。」
  我們都知道現在經濟低迷,就是專業人士也難免失業之虞,照道理,做一個公營醫院的部門主管,是名副其實鐵飯碗,如無意外,可以直至退休,犯不著走出去私營市場擔冒風險,已經成家立室的郭寶賢是否有點冒險?
  「其實我現在仍參與許多公職服務,亦樂於參與其中。只是,我覺得世界變了,氣候變了,醫療體系亦在轉變之中,微創手術在公營機構的發展前景令我有點憂慮,在私人市場應有更大的發展空間,所以我才決定轉到私人市場。」
  「我不是安於現狀的人,喜歡新嘗試,雖然我知道在醫管局工作很安定。當然,甚麼事都有風險,但是我不認為穩定大於一切,我希望可以做到一點成績,對大氣候的轉變有幫助。」

選擇的對與不對
  郭寶賢相信的是一個信念,他相信微創將來會是外科手術的主流,建基於此,由政府機構轉到私營市場便成了一個機會,而且有醫院做後盾,風險亦降低不少。雖然在事業上經歷不少抉擇,但郭醫生認為,今次可算是他人生事業中一個很重要的決定。
  「選擇有時不在於對與不對,每個領域都可以有不同的成就。初出學院時選擇外科,且非常幸運地在威爾斯得到很多長輩指導,所以在微創方面得到發展。第二個重大的決定是由威爾斯轉到聯合醫院,當時有人覺得奇怪,為甚麼會由大學醫院轉到一家資源比較差的醫院?其時,聯合醫院適值轉變擴充,而我在醫院中的責任亦有改變,發展至今日,聯合醫院的外科手術亦具一定規模,我認為當時轉換環境的決定是正確的。」
  「當時聯合醫院所給予的條件實在不吸引,但我仍然選擇聯合是因為我看的是未來,及至現在我離開聯合醫院,也是人生的一個轉變,我視之為一個機會,我亦相信這個機會會為我提供更佳的前景。」
  「我考慮轉變與否的前提,一般看的都不是目前而是將來。通常都會估量一下短期有甚麼結果,長遠又有甚麼結果,當然在估計結果時也要量力而為,自己是有能力達到目的,要是自己沒能力的話,就算結果可以很好都沒用。如果已經做了決定,無論好與不好,都應該盡力去把它完成,要是只有計畫而不把能計畫付諸實行的話,一切都是空談。」
  「尤其是現今社會,一切轉變都太快,若只看目前的情況來做決定,錯的機會是很高的。若你對周圍的轉變沒警覺,不能掌握變化就會做出錯誤的決定。簡單如買樓買股票,我們都是相信前景。看現狀是沒意思的,人生要做許多抉擇,都應該看將來。」

醫療總有意外
  醫療意外好像無日無之,尤以外科手術意外經報紙披露後更見怵目驚心,把紗布棉花留在病人體內這些消息已非新鮮,更嚴重的,有誤把輸卵管當盲腸割。在外科手術工作多年的郭寶賢,作為一個外科醫生,對這些事故會有甚麼解說。
  「手術是有風險的,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我們預測以外。在醫療的層次中,我們用了許多方法去減少意外的發生,制度是存在的,但因為不夠完善才會有意外發生。醫療界的意外一定比航天界多,我們不能保證意外不會發生,只是意外事故是不是在我們可以接受的水平。」
  「外科事故為甚麼好像比內科的意外多,相信是錯覺而已。外科手術若是把紗布留在病人體內已經是很嚴重的事故,但是,若是內科處方過量藥物可能只是導致病人不適而不會造成傷亡。有時,一些微小的意外會出現很大的後果,外科手術正正就是這樣,可能在手術中途做錯了一個很小的決定,但是所引致的後果卻相當嚴重。坊間為甚麼會感到外科意外特別多,可能與引起的後果比較嚴重有關,而且外科手術出問題,幾乎百分百是出於手術的本身,與內科出問題可能關係到不同人等有所不同。」
  「通常要做手術的器官一定是有病變的器官,有時真的不易分辨,醫療界希望以教育及人事管理去提高醫生的警覺與減少意外的發生。我們都希望有理想的制度,理想地執行,使意外永不發生,但是現實世界並非如此。審查制度就是希望把意外減到最低,就是病人在手術意外中過世,也要找出導致意外的原因以免重蹈覆轍。」
  郭醫生推崇微創手術,認為如果以微創做手術,割錯器官的情況可以相對減少,原因是微創是把腹腔鏡放進人體,視野可以遍及整個腹腔,比傳統手術更為清晰。
  「由病人入院到送進手術室,整個過程都是有監管的,而且這個監管制度亦符合水平。當然,發生意外,醫生是難辭其咎。我不是為醫生辯護,卻也應給予醫生一個解釋的機會,是制度上出錯還是醫生出錯,找出問題的原因才可以避免意外的發生。」

後記
信念這件事 ……
…… 是很抽象的。
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
堅持信念的人,說得動聽是理想;說得現實是傻。
但是,新思維新革命新路向的開始往往都是因為一個信念,
而有信念的傻瓜往往又成為日後有遠見的人物,
不過,堅持信念的過程,一般都是長路漫漫。
所以,要堅持信念,除了可能要像郭醫生一樣先吃「眼前虧」之餘,還要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文章回應 (1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