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何啟傑選擇與決定之間

< 上一頁
撰文:Donna
《醫.藥.人》 第 19 期

問何啟傑醫生怎會讀醫科的時候,他坦然地說:因為要當個醫生。 讀醫的人做醫生, 讀建築的人做建築, 讀法律的人做律師…… 這是我們一廂情願的邏輯思維。 現實往往不是那麼理所當然, 不少人都是讀的是一樣,工作的又是另一樣……

  何啟傑倒是很實際,從小就希望當醫生:「喜歡讀醫,因為有挑戰性。而且醫科是一個應用科目,讀完書真的可應用到實際的環境,也可幫助人,是實實在在的學以致用。」
  1984年在香港大學醫科畢業,何啟傑老老實實的實習,然後選科。
  在實習之後,何啟傑被派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急症室,說起急症室的景況,何醫生依然臉有興奮神色。

那些具有挑戰性的時候
  「那是個很有挑戰的地方。」
  「我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做了兩年急症室,甚麼奇難雜症,甚麼急症都在這裡見過。印象最深是沙田第一城煤氣爆炸,一個冷氣機由高處墜下,一個不幸的途人被削了半邊臉。」
  這些場面對於久經戰陣的經驗醫生自不是大問題,但對於年輕初出道的醫生,足以是難忘的經歷。這兩年在急症室的閱歷,令何啟傑學會處理突發而又複雜的挑戰。
  實習之後,何啟傑面對選科的問題。當時他想,不如揀個不是太重量級的器官來讀,可能會比較輕鬆一點。
  「選科的時候,我是真的經過深思熟慮的。讀心臟科,好像很困難很複雜,而且責任很大;讀內科,又好像有很多器官要讀。我想,讀眼科也許會比較有趣一點吧。」
  「而且我覺得眼睛對我來說十分吸引,我們看人,最先看的也是對方的眼睛,眼睛很能代表個人,在醫學上來說,從眼睛裡,可看到一個人健康與否,除了眼睛的疾病,其他科的疾病,如黃疸、糖尿、高血壓、甲狀腺過高、紅斑狼瘡等,都可以從眼睛內看得出來。」
  「當然,在疾病的初期是不容易看出,不過很多病人,尤其是患了糖尿病的病人,許多是初期不知道自己患了糖尿病,直至眼睛出現問題去看眼科醫生時,才發現患了病。也有高血壓的病人因為眼矇而見醫生,發覺是血壓太高影響了視力。這些現象屢見不鮮。」
  「原來眼科是非常複雜,非常的難讀,而且涉及的範圍很大,比我想像中複雜許多,雖然如此,我更喜歡接受這種挑戰。」

我在英國的日子
  讀眼科要在香港完成三年課程,然後到英國去考試,考試合格回港之後,仍然要受訓三年,才算是一個正式的眼科醫生。不過,現時的眼科醫生已經不必遠赴英國去考試了。
  說起到英國考試的日子,何啟傑說真有景況淒涼的味道。
  「以前到英國考試,要帶著幾箱書過去做準備,你知道,山長水遠去到英國,要自己找住的地方,更要節衣縮食,最慘是英國天氣冷,一個人對著天寒地凍的天氣,真有孤苦伶仃的感覺。」
  「雖然考試期只不過是幾星期,不過在考試合格之後,還要留在英國一段日子作臨床受訓。在外地實習,見的是外國病人,語言上難免有隔膜,而且外國人的眼病以糖尿病及高血壓引致的較多,不同於香港多是傳染性的眼病。初時未習慣,感覺是相當辛苦的,不過,幸好那裡的教授很好,對香港的留學生很親切,日子不致太難過。」
  「雖然我考試合格,但因為要實習的關係,足足在英國留了半年,現在的新醫生就好了,不必到英國考試,舒服多了。」
  當時,何啟傑和兩個同學一起上路,雖然是飄洋過海,還好是沿途有伴,總不能說是孤苦伶仃。這麼長途跋涉的去考試,若是不及格,要一個人留在外地再考,才真個景況堪憐呢。
  「回到香港,便正式投入香港眼科醫院工作。那時香港眼科醫院才剛剛開始投入服務,新部門需要做很多籌備的工作,我就參與其中。」
  「現時香港人的眼病,最大部分都是白內障、紅眼症、青光眼和糖尿上眼,尤其是近期紅眼症是明顯的轉多,這是因為中港的交流多了,許多香港人到中國內地公幹、旅遊,這種情況使病症容易傳染。公共毛巾或衣物若消毒做得不徹底,是很容易傳播病菌的。」
  雖然說新醫生比較幸福,不必像十幾年前的要遠渡重洋去考試,不過,現時的醫生出路相對也比較狹窄,幸與不幸,似乎難以一言以蔽之。
  「現時的醫療制度,坦白說,對市民來說是好事,不過,對整個醫療體制來說,卻並非好事,因為整體醫療失衡,9成多病人轉到政府醫生處,政府的負擔愈來愈重,而私人醫療市場日益萎縮,這是嚴重的失衡。財赤嚴重,急症室收費政策是希望有能力的病人會轉返私人市場。」
  「眼科的情況比較不同,因為一般人對眼睛十分重視,願意付錢換取及早醫治,激光矯視在眼科已經佔了一個很重要的市場,而政府卻沒有提供激光矯視的服務,所以,眼科的受影響程度較為輕微。」

激光,只是另一個選擇
  大家可有發覺,我們對眼睛的著緊程度,並不亞於心肝脾肺腎,甚至尤有過之。可能就如何醫生所說,眼睛的吸引力是因為它被譽為靈魂之窗,而且眼睛健康與否,直接關係到外觀上的問題,也因此而特別受關注。
  近年激光治近視的手術流行,不多不少為不願繼續戴眼鏡的人帶來多一個選擇,要做激光矯視的人紛至踏來,也因此,市場的需求促使這種矯視手術的成長,現時有些醫院成立眼科中心,提供一站式的眼科服務,除了治療一般眼疾之外,也會為病人提供激光矯視。
  「眼科手術,空氣、儀器等消毒方面要嚴格的執行,如果醫生或醫護人員監管不足的話,手術後便容易有發炎的情況,我曾經遇過一些不是在醫院內或在外地做眼部激光手術而受感染需要善後的個案。」
  「其實,並不是所有近視眼都可以做激光手術。一般來說,激光可以矯正約1000度左右,散光則是500度,個別人士的眼角膜比較厚,可以矯正1200度,但只視乎不同人的角膜情況,有些人若是角膜較為薄的話,甚至連700度也不能矯正。通常,超過千度近視,便很難完全矯正了。另外,激光矯視也要看年齡,年紀太輕的不適宜接受這種手術,最少20歲以上,眼球發育完整,近視的度數穩定才適合做這種手術。」
  何醫生說,做激光矯視除了以上的限制外,若是天生角膜不規則、錐型角膜、青光眼、視網膜脫落等,這些都不能接受激光矯視的。
  「激光矯正近視始終都不是必需品,若是不願戴眼鏡,或者戴眼鏡感到很不舒適,或是戴隱形眼鏡經常發炎,激光矯視可以彌補這些不足,以前第二及第三代激光手術尚未成熟,我是不鼓勵病人做激光手術,不過,現時的第四代激光矯視手術儀器與技術都有很大的進步,可以給病人多一些選擇。」

我選擇,我承擔
  何啟傑在英國回來之後,在香港政府三年,毅然離開香港政府的懷抱,跑出去打天下。
  「我比較喜歡有挑戰且自由的工作,而且,政府並沒有提供激光矯視,我對這個科技卻十分有興趣,所以,便出來自己開設診所。我認為自己開診所可以自由發揮及自由自在些,雖然挺辛苦,但有很大的挑戰和成功感。」
  「我這個人比較樂觀,總之我以為可以做得到,就會去做,不會因為困難而卻步,雖然選擇之前有時是猜不到結果,但是,既是自己的選擇,便要接受,克服這些困難。不過,我認為我選對了科,也選對了路,好像自設診所及現時與聖保祿醫院合作成立眼科中心,都是事業上成功的選擇。」
  不少人都對醫生有些好奇,究竟醫生在公餘時候做甚麼?會玩些甚麼遊戲?
  不例外地,幾乎,或許 ── 所有的醫生都喜歡打高爾夫球,何醫生也是高爾夫球的擁躉,不過,除此以外,他更愛駕著車四處去。
  「最喜歡去日本旅行,在日本駕著車四處去,喜歡日本文化的細緻,日本地方乾淨,風景好,食物又好,所以很吸引。我也喜歡潛水,不過,真的沒時間。」

壓力來自我的父親
  「雖然說做甚麼手術都有風險,做眼科手術的心理壓力也很大。若是病人其中一隻眼睛已經失明,我替他另一隻眼睛做手術時,壓力便尤其大。試想想,這個病人的視力就交在我手上了。所以做每件事,我都抱著Fail to prepare,prepare to fail。理論上,準備功夫做得愈好,失敗的機會就愈低。所以每次做手術之前,我都會做好充足的準備。」
  「以前捐贈角膜在香港並不流行,我們往往要在別處取得角膜捐贈,我初做眼科醫生的時候,要到機場貨運部提取由斯里蘭卡空運來港的角膜,拿到角膜之後,就匆匆乘的士返醫院,安排做角膜移植的手術。不過,現在香港人對捐贈器官的態度改變很多,不少人都願意捐贈角膜,所以,已經不必到機場取貨了。」
  行醫15年,感到最大壓力的一次,是替父親大人動手術。
  何伯伯小時候玩爆竹,被爆竹傷了一隻眼睛,雖然是一把年紀,但是,因為自己的兒子是眼科醫生,所以很期望兒子可以為他治病。何啟傑為滿足父親要求,與父親反覆研究,即使知道手術成功都只能恢復三成視力,何伯伯已經很滿意,所以何醫生就替父親做這個眼科手術。
  「我讀眼科與父親失明是毫無關係的,不過,替父親做手術的確是件壓力很大的事,手術成功後,父親和我及家人都非常高興。」
  何啟傑不似得很多醫生出生於醫學世家,家有七兄弟姊妹,只有他一個人讀醫科,心理負擔不少,因為背負著全家的寄望。何醫生說自己的家境只屬小康,因為兄弟姊妹多,讀書要靠自己,由小至大,都是靠獎學金。現在的他,已經成為家中顧問醫生,家人所有大病小病,都由何啟傑一手包辦了。

後記
年輕人對人生充滿幻想與希冀,
醫生名銜似乎就是做夢年華的理想歸宿。
不少年輕人都會被醫生妙手仁心帶來尊崇地位吸引,一心致力行醫。
但是為醫者必須知道,並列醫生,未必等同獲得尊重,
醫生與尊重中間並沒有等號。
好醫生與壞醫生之別不在於他們的職業,
而是,他們是否值得尊重。


文章回應 (1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