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李瑞山愛滋體驗

< 上一頁
撰文:李孟進
《醫.藥.人》 第 8 期

地鐵的廣告燈箱,巴士內的M頻道,彌敦道的街招,如果你被那27802211.com的廣告吸引住,那我可要告訴你:「你中了李瑞山醫生的計了!」2001年的最後一個月--12月,27802211.com鋪天蓋地滲入我們的生活圈子,令你不覺得不自然或突兀,是因為你看不到有「性」,有「愛滋」這類字眼。李瑞山醫生笑咪咪地說:「香港人很保守,也很敏感,一涉及與性相關的話題,就不宜公開討論,要慢慢滲透……」所以,除非你上27802211.com網站,你才知道她是衛生署屬下紅絲帶中心一個預防及正視愛滋病的網站。

  李瑞山醫生,衛生署特別預防計劃顧問醫生,另一個連衛生署署長陳馮富珍醫生都未必知道的兼職是:他新上任成為27802211.com的信箱網主之一,專門解答網友對愛滋病種種疑難。
  「我當然要豎好榜樣讓其他同事更積極參與,另外,我也想了解網民想知道哪一類的愛滋病訊息。」難怪他的同事都笑他,「他不單只顧,還問,而且落手落腳呢。」
  這個網站一啟動,至12月中上網人次已升至6萬多,最多人瀏覽的不是打Game的遊戲地帶,而是心思思測試站及2780信箱,反映出網民對這方面訊息的渴求。

香港人的忌諱
  「對於我Team來說,是鼓勵,也是啟示,證明我們『這條路』是走對了。」
  「這條路」是指李醫生很多天馬行空的理念都實現了。
  「這條路」是指香港人對性的忌諱,他們不敢公然地站出來告訴你對性或相關話題感好奇。所以網上教育就很適當,可以私相授受,沒有人知你是誰,也沒有人會嘲笑你。
  李醫生用他過去10年愛滋病教育的工作經驗來分析香港人對性的睇法。
  「我記得小時候,已經有人批評社會風氣壞、年輕人性開放,性教育宣傳不足……時至今日,批評社會風氣敗壞,年輕人性開放、性教育不足的舊調繼續重彈,究竟甚麼是足夠,甚麼是不足,沒有科學佐證,沒有人敢碰,好比加人工一定喊好,減薪一定反對,沒有標準……」
  「別以為香港是國際大都會,東西方文化薈萃,我認為香港人對性就很禁閉,可能是因為香港受西方國家管治多年,而宗教信仰向來對性亦敏感,帶動香港人對『性』對『愛滋』一直噤若寒蟬。」
  「其實,全港只有2千至3千愛滋病帶菌者,單從醫學角度,愛滋病一如其他疾病,可以控制,不能根治,但最大問題是她可以引發連串社會問題,再加上香港人對性的保守,令到教育群眾認識愛滋病的宣傳工作難上加難。」
  「中國歷史文化源遠悠長,中國人或台灣人對情欲,對性比較直接,唯獨香港人對性有著某程度的壓制。記得早年前,我們曾倡議在公廁設安全套自動售賣機,可惜遭到市政局反對,這個建議轉告中國有關組織後,現在連廣州地下鐵也有安全套售賣機,香港人的保守可見一斑。」
  為避免觸動香港人的忌諱,他將預防愛滋病的教育工作轉為地下情式的發展,例如超過15年歷史的27802211的愛滋熱線目前平均每月仍有4千多個來電;配合大勢所趨的科技熱潮27802211.com上網資料,你可以在網站及電話中安排驗血、見輔導員、聽24小時電話錄音、問問題等。他們還強調「不設來電顯示」,毋須出示任何身分。
  「歡樂今宵式的歌舞節目不適合宣傳預防愛滋病。」李醫生很自信地說。

困難事,一件接一件
  別看李瑞山醫生今日瑯瑯上口的談愛滋教育,其間的個人的心路歷程以及社會轉變,非旁人所能感受的。
  「我是個內科醫生,選擇較少人修讀的專科『臨床免疫學』,曾去英國進修一年,經常躲在實驗室裏做研究,這年的工作經驗給我很好磨練。」
  「回到伊利沙伯醫院,我仍沉迷我的研究工作,伊院內我有間小小實驗室。專研究免疫病毒。有趣的是,不少人還來電問我會否代他們化驗呢?」想起以前日子,李醫生頗陶醉。
  「後來我太忙,無時間研究,這實驗室就關門了。」
  「約85至86年,香港出現愛滋病病例,楊永強醫生和李頌基醫生是首批在伊利沙伯醫院處理愛滋病病毒的醫生,這是很新的傳染病,他們徹夜不眠工作,至於我,只是旁觀者,因為喜歡畫畫,公餘時幫他們做些影相、畫插圖,電腦配圖工作……」
  題外話要一提的是,原來李醫生很喜歡畫畫,他的畫是無師自通,最喜歡畫建築物,每出門開會,途中總是抽出那10多分鐘的時間即興寫生。他覺得很享受,說回家也帶著一份回憶。
  「90年初期醫管局成立,我在衛生署特別預防計劃組處理如愛滋、如肝炎等傳染病,當時一位醫生甚至告訴我:香港只有數十個愛滋病人,沒甚麼特別……」但當李醫生接手後,事情似乎不如想像般簡單,而且想不到的問題一樁接一樁而來……
  「你記得嘛,先是血友病患者輸血感染到愛滋病毒而成為愛滋病患者,之後有血友病患者被歧視而趕出校,家務助理不肯上門為病人服務,監獄署有犯人是愛滋病病毒帶菌者,一位牙醫說自己是愛滋病人,醫護人員憂慮針筒會感染愛滋,越南難民有愛滋病毒被拒移民,連殯儀舘人也困擾如何面對愛滋病死者……」李醫生除了跟進愛滋熱線工作外,並走入社群解釋愛滋病,更要為各行業訂出各式各樣指引守則,甚至去殯儀舘做講座……
  「我當時只有30多歲,面對這麼多棘手問題,真不知怎辦,一方面先充實自己別被人輕視,另方面又不斷去信向外國先進國家的醫生或專家取經求助,當年,沒有電腦電郵,傳真也不多,唯有每日埋首寫信,與各地專家交換情報,還要面對香港輿論及社會回響。」

漫長教育路
  這10年間,李醫生同時出席國際間愛滋病會議,掌握香港的愛滋病形勢,制訂愛滋病指引及政策,包括3個月前為全港產前婦女製定的愛滋病病毒普及測試等。難怪,在李醫生的寫字樓,你會見到滿目的綠皮書、報告書、指引……
  「目前,愛滋病預防工作做得最好的是泰國,香港就比不上,可能香港屬低危地區吧!群眾不太關心,但愈是低危區,我們愈需要做好預防工作。」
  在寫字樓另一面的文件櫃周遭,你又會見到芝see菇bi的剪報,卡通人物阿比貼紙,「每當我想到、見到,可以和宣傳愛滋病工作串聯一起的,我都會留起,我希望能將愛滋病教育深化,深入各階層……」
  在深化期間,最難忘的相信是九龍灣設綜合治療中心受到杯葛事件,他認為「這是人性最醜惡一面的真實版。」但若果事件能夠重演,李醫生說他會重蹈覆轍。「也許我會親自做諮詢工作。」他補充。
  「有些人批評香港人北上嫖妓會將愛滋病病毒傳來香港,其實,早10年前,有人擔心香港人將愛滋病病毒傳入中國……,有時我覺得這類言論很幼稚,他們看到只是人傳人,而沒有關注到究竟如何針這些傳播途徑,如何預防……你知嗎?性病問題比愛滋問題更嚴重呢?」
  原來過去李醫生一直堅持診症,直到這兩年太多行政工作纏繞才停止收症。
  那李醫生怎樣面對愛滋病病人:「我只當他是普通病人而已!」
  「坦白說,過去做醫生初期,我只知道面對病人,醫他們的病,直至出現社會輿論及群情洶湧那一刻,我才醒覺公眾教育的重要。醫生不單止是醫病,還要讓病人得到社會人士接受、認同、以致關顧。尤其是愛滋病,他還牽涉其家人,以至生活的社群。」
  「日復日、年復年的面對愛滋病,難道李醫生真的沒有厭倦嗎?」
  「怎麼說呢?不是厭倦,也很難形容我的感受,我當初也是這樣想:做兩至3年便轉去其他部門工作吧。但,每當做完一項目,不知何解,總是衍生其他兩至3個的新項目要面對,結果是工作永遠做不完,就這樣,一恍眼已經10年……而且在愛滋病教育範疇裡,我又很希望有更多人關心,但總是說的人多,做的人少,來來去去都是那小撮人,我差不多全都認識,唉,很多人不大喜歡這工作,而我卻又覺得有很多工作等著我去做、去開發……
  總之,李醫生是全情投入,也牽掛著,儘管他不肯明明白白說出來。
「怎麼樣的愛滋病教育你才感滿意呢?」
  「如果有人說:『我有愛滋病,你願意和我去飲茶嗎?』或當愛滋病病人伸出手來不被拒絕的話,我算很滿意了。又如果有更多主流社會服務機構以愛滋病病人作服務對象,而不局限只是我們這一小撮,那就更好了。」
「現在?尚離目標很遠!當然,比10年前是近了點……」
  「有時我甚至在想,會不會我甚麼都不做,這條路會更近呢?」他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儘管網站成功地啟動了,但愛滋病教育的路仍是漫長、艱辛、孤獨……

後記
訪問完李醫生,離開這個位處油麻地的賽馬會診所,天已經黑,廟街的霓虹光管閃爍著,路上很靜,小撮小撮的流浪者瑟縮在診所門外,風吹來,有點冷。
想起李醫生仍在辦公室,周遭同事已下班,陪伴他、有那一疊一疊的文件,對了,還有擺放在案頭上他深愛著的叮噹。
說真的,李醫生與叮噹倒有幾分相似,但願李醫生遇上困難時,也好像叮噹,可以爬進那奇妙的口袋裡:「人人期望可達到,你的理想比天高,人人如意開心歡笑跳進美夢尋覓美好……」

 



文章回應 (1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