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張世平以科學實踐中醫理論

< 上一頁
撰文:Donna
《醫.藥.人》 第 30 期

現時香港的中醫,不是來自國內,就是香港土產的口耳相傳,子承父業。自從浸會大學辦了中醫課程,第一批香港學院派中醫終於出現,與以前中醫師徒相授,大相逕庭。張世平博士來自中國廣州,在澳洲深造,現在於香港教學,香港第一批學院派中醫,就是他的學生。

  張世平博士選讀中醫的原因非常簡單,只因四個字--耳濡耳染。
  張博士的父親是個中醫師,乃廣州中醫學院(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屆畢業生,張世平順理成章追隨父親的腳步,也在廣州中醫學院就讀。
  「父親在廣州執業,在行醫的過程中,病人很多時會到家裡來找他,看見父親為病人治病,解決病人的痛苦,使我感到醫生是真的可以幫助人,中學畢業後,就選擇讀中醫。」
  「為甚麼不讀西醫?我想,中西醫都一樣可以幫助病人,不過,每天看著父親治病,多少受了影響。好像小時候看見一些父母帶著孩子來找父親治病,多是扭傷跌傷,父親幫小朋友復位之後,給小朋友一個蘋果,那些原本哭哭啼啼的小朋友就喜喜歡歡地咬著蘋果走,這使我對中醫的感情多一點。」
  有些病人痛得要人扶著來看病,但經過張伯伯針灸後,就可以自個兒回家,在年輕的張世平心中留下恆久的記印。
  在廣州中醫學院畢業後,張世平有感中醫雖然在實踐上可以幫助病人,不過,卻有很多是理論上不能解釋的,希望學一些更新的知識,可以用現代的科學觀點去解釋中醫。因此,畢業後便到澳洲去修讀神經科學。
  「以現代方法研究中醫學,一是中藥,另一是針灸。80年代沒有甚麼人研究中藥,而且中藥的種類太多,每一種都有不同成分,以人的一生,能把一或兩種中藥的成分和藥理清楚理順已經不容易,而中藥這麼廣泛,如何選擇呢?如何揀選研究的切入點?」
  「相對來說,針灸這種治療手段便比較單一,一枝針刺激人的穴位,複雜在不同的部位產生不同的反應達到治療目的。針灸的理論與神經生理關係相當密切,所以在澳洲時,我主要研究神經生理。在研究和學習過程中,使我掌握了不少研究人或動物神經系統的方法,也更了解神經系統運作的規律。」

澳洲行醫賺學費
  在國內長大的張世平,一下子走到與中國風馬牛不相關的澳洲去,不論人或事或文化都迥然不同,應該難以適應,但是,他卻過得如魚得水,甚至還在澳洲當起醫生。
  「一直以來,我對外國文化都很嚮往,而不少外國人到廣州中醫學院學針灸,那時,我和這些外國人常有接觸,替他們做翻譯。可以這樣說,在我的大學階段,已經對外國人和外國文化有一定了解,去到澳洲後,我也有聯絡這些朋友,所以在學習和適應上並沒有很大的困難。」
  「剛到澳洲時,沒有獎學金,要找工作來幫助學費和生活費。在中醫學院畢業後,我在國內曾經執業過一段短時間,有學院訓練,也曾經跟隨父親得到不少臨床經驗,在澳洲讀書的主要收入來源,就是做針灸醫師。」
  「當時是80年代,我和一些西醫合作開診所。其時,愛滋病潛伏的病徵開始出現,面對愛滋病,無論中西醫都沒有甚麼治療方法,我只能根據中醫的辯証論治去治病,在控制症狀方面,例如肚屙、咳嗽、皮膚病或肺炎等,有一定的功效。」
  「在國內讀書時,我對愛滋病已有認識,搜集了不少相關資料,了解它的傳染途徑,也知道這病的特性,所以在為病人治療時候,會得分外小心。」
  雖然說這些治療手段不能把愛滋病治愈,但是卻可以幫助病人緩解症狀帶來的不適。張世平說這是他難忘的經驗,既可以幫助人,又可以幫助自己交學費。
  畢業後,張世平仍留在澳洲做研究工作,後來更在澳洲悉尼科技大學當講師,教授中醫和針灸,直至香港浸會大學籌辦全日制的中醫學學位課程,張世平才來了香港參與籌備工作。
  「澳洲有三家大學有中醫課程,但是中醫的地位在澳洲仍是不高,而且那時還沒有中醫註冊制度。當年選擇來香港是因為我覺得中醫在香港更有發展空間,基本法上也明確寫明香港政府要發展中醫學,而且,地域上接近中國內地,相信香港人對中醫這個傳統文化比較接受。」

內地人情濃
  在中國長大,在澳洲10年,來了香港轉眼也有6年,三個地方,三種不同文化,張世平覺得哪裡最有吸引力?
  「也不能說哪個地方最好,如果單說環境空氣,澳洲一定最好。但是,若說到事業的發展空間,澳洲卻不能使我滿意,而且在社交方面,始終存在一定的隔閡。平時相處可能沒問題,但深交朋友卻不多。在中國大陸,以前的政治氣氛比較緊張,不過,現在已經變得很不同。內地的人情味較濃,香港卻較疏離,不過,暫時我還是會留在香港。」
  「香港人與內地人的不同,主要是社會轉變所造成。好像西方社會,因為物質豐富,人與人之間毋須互相依賴,金錢可以買得服務,國內物質不夠多,但是人與人在互相幫助之下產生較濃厚的人情味。香港受著外國物質文化影響,人與人之間的聯絡與感情被物質沖淡,缺乏感情交流。」

香港學生與澳洲學生
  執了教鞭多年的張世平,認為香港的學生比較被動,不會主動發問,與外地學生有很大差別。
  「在澳洲讀中醫的學生半數是已經成年且對中醫有興趣,這類學生對學習很主動,不但希望了解書本上的知識,更會從現代科學上去探討問題。香港的學生比較乖,比較聽話,他們只要能了解書本上的理論和知識,基本上已經很滿意了,上課時的問題較少,他們只要讀熟書本,在考試時可以回答問題,取得高分,就會很高興,而且比較少看課外書,也不會從其他角度對傳統理論提出問題。」
  「這種學習態度,除了是因為他們較年輕,也與香港一貫的教育態度--以記憶和接受為主而不是以分析為主有關。當然,就算香港的學生以現代科學態度去探索中醫亦未必有滿意的答案,因為中醫的理論體系是比較封閉,與現代醫學體系的銜接點不多。」

中醫科學化--路仍漫長
  張世平是新一批學院派的中醫,認為現在經常說的中醫科學化,究竟有沒有可能達成?
  「在國內,中醫科學化已經進行了很多年。問題是中醫看病是宏觀的綜合推理,而現代科學卻是排除性的,把問題分得很精細然後針對分析,中西醫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思維。以針灸為例,以前我們只知道用針刺某個穴位,就可以產生止痛作用,至於為甚麼會有止痛效果?卻無法解釋。後來西方醫學出現,發現了內啡呔,原來針刺我們某個穴位,會使身體產生內啡呔,而內啡呔是一種可以止痛的物質。針灸科學化或是中醫科學化,必須要等現代科學達到某個層次,才可以用現代的科學去解釋。」
  假如說,科學仍未發現內啡呔這種物質,就無法以現代科學解釋針灸刺激穴位止痛了。
  「中醫的基本理論,就算追溯到兩千多年前的《黃帝內經》都是一樣,沒有改變,這是中醫囿於固有的哲學和思維方式;反觀現代醫學,這兩百年間已改變許多,所以,要中醫現代化是有一定的困難。」

理論與應用
  我們都知道,中醫有幾本天書,大家耳熟能詳的《黃帝內經》和《易經》是中醫學的圭臬,這些書籍的歷史已有兩千多年,是否已經過時或與現代人的機體格格不入?而針灸究竟又是一門怎樣的學問?
  「《黃帝內經》和《易經》這些書籍上的理論,我們應該以哲學思想或指導思想去看,在具體的應用上,則應配合現代科學的訓練,這樣才可以使中醫理論和臨床應用更完善。」
  「針灸建基於中醫經絡的理論。我們的身體有很多通路,而『氣』在通路中運行,由於有這些通路,令我們身體的體表和內臟產生溝通,又因這些通路的存在,令身體某些部位可以互相連繫,所以刺激體表部位,就可以調節內臟功能,這就是針灸最簡單的理論。」
  「針灸主要的作用是調節神經系統,有關神經系統的病症,諸如一般有關神經系統的痛症,以針灸治療都有很好的效果。」
  「現代的中醫有時會把針灸列為另一科,究其實是不應分開的。唐代著名醫家孫思邈曾說:『針而不灸,灸而不針,非良醫也。針灸不藥,藥不灸針,尤非良醫。知藥知針,固是良醫也。』歷史以來,針灸和用藥是不可分割,而無論針灸或用藥,把脈都是診斷的過程。基本上,針灸科的醫生除了可以替病人針灸之外,也會開藥予病人,但是,非針灸科醫生則除了把脈判症之外,一定不會為病人針灸。現時國內某些醫院會另闢針灸科,此可能是資源調配,有需要的病人才會轉介到針灸科,而以藥物治療為主。」

香港中醫如何做研究?
  說到現時香港的中醫發展,張世平笑說是上有政策,下無對策。
  「施政報告中曾經提過要發展18間中醫門診,但具體卻未見落實執行,另外,最大問題是中醫畢業生沒有培訓的基地,沒有臨床見習機會。我希望政府對待中醫學生就像對待西醫學生一樣,提供一個臨床的學習基地。這些年來我曾經帶同不少學生到內地實習,但是,香港和內地的情況始終不同,在國內所學的,不一定能用諸於香港社會。」
  「無論從畢業生就業問題或是培訓人才看,香港都需要一家公營的中醫醫院。我們希望不但有中醫診所,更希望有正規的中醫醫院,可以有住院病人。沒有正規的臨床基地,無法做相關的科研,現在的治療方法要求以實證為基本(Evidence Based),通過嚴謹臨床研究設計,找出證據以證明治療方法有效。但是,香港根本沒有臨床基地,這樣又何來嚴謹的臨床研究設計?」
  「醫管局一方面說中醫需要經過實證證明治療方法對病人有效才可以參與治療病人,但另一方面,卻沒有投放任何資源建立臨床基地作研究,又怎會有實證證明?」

中醫與癌
  因為聽過不少中醫把癌症治愈的實例,病人通常對中醫都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期望,中醫對治療癌病,是否另有一手?
  「現代醫學對癌症的治愈率及生命的延長的貢獻不容否定。對癌症,西方醫學投入了很多資源,可以根據許多數據對癌症病人作出預後評估,諸如存活率有多久。中醫在治療癌症,絕對是一個輔助作用。當癌症病人做了手術之後,或是做了化療和放療後使身體的免疫能力及其他功能降低,中醫可以在這個層面上幫助減輕手術、化療和放療對病人所造成的創傷,而當這些由於治療所造成的副作用減輕之後,病人可以恢復得更快,或是能把壽命延長。」
  「癌症病人要是適宜做手術,或是適合做化療和放療的話,首選應是接受治療,而不是以中醫治療作為首選。」
  科學化、平情合理,不作無謂誇大,也許就是學院派中醫的特色,若是所有中醫都能反躬自省,相信中醫學的前途,更是光明。

後記
  2003年二月,農曆新年過後,
  在廣東實習的浸會中醫學院學生傳來消息,說那裡的病人很多,而且病得很嚴重。
  學院立即決定要所有同學回港。
  據說,當時浸會大學中醫學院也有知會醫管局。
  可為甚麼香港仍無防備,而致非典蔓延?
  這個問題,沒有人可以回答。


文章回應 (1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