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街坊醫生鄭衛恒

< 上一頁
撰文:Donna
《醫.藥.人》 第 48 期

人一生有幾次要見大醫生? 相信不是嚴重病症也不會驚動大國手。 但是,我們卻常常因小病小故見社區的普通科醫生。 也許普通科醫生的名望比不上名醫,卻是與普羅市民接觸最深。 這些社區的醫生很多時被暱稱為街坊醫生, 鄭衛恒很樂意做街坊醫生,也很喜歡人家稱他為街坊醫生。

  或許用「一屋都是狗」來形容別人的家(尤其是醫生的家)是有那麼一點不尊重,不過,鄭衛恒醫生的家給人的印象又確是如此。
  鄭衛恒很喜歡狗,也喜歡養狗,家裡有一家四狗,分別是父母仔仔和莎莎及兩個兒子波波和蕉蕉,同樣是史納沙,同樣是很「好動」,同樣是很會得爭風呷醋。
  「我喜歡狗是因為狗有人性,可以溝通。其實從小到大,家裡都養了很多動物,狗呀、雞呀、鴨呀、雀仔同魚,甚至蠶蟲都養過。也許是因為慣了養寵物,就是沒有和家人同住也繼續養狗。」
  「最初只是養了狗女莎莎,後來多了仔仔。因為仔仔初來時年紀很小,所以沒有甚麼防範,誰知莎莎意外懷孕,這樣就多了波波和蕉蕉。」

誤打誤撞做醫生
  鄭衛恒是家中的么兒子,有兩個哥哥,一家都不是醫護界的人,甚至連小時候的志願也不是當醫生,讀書時也不特別喜歡生物科學,讀醫科可說完完全全與「家學淵源」及興趣扯不上半點關係。
  「小時候的志願是想開一家文具店或是士多之類,完全沒有想過當醫生。讀初中時成績也不算好,後來到會考時才開始努力讀書。人家說讀醫科要好成績,那時我的成績可以進醫學院,那就進了醫學院。」
  初進醫學院,辛苦得不得了,鄭衛恒坦言有誤上賊船的感覺。但是,以為讀醫學院辛苦,誰知後來畢業當了醫生卻是更辛苦。畢業後,在醫院實習一年,鄭衛恒便離開了。
  「在我畢業前一年開始了合約制,有心做專科醫生的同學會一邊讀書一邊工作一邊考試,而不打算做專科醫生或是預算不會考到專科醫生資格的,便早早出來。在一大班醫生中,總有些是特別標青,特別努力,特別有抱負或是適合做研究的。我卻不是這一類。」
  「離開醫院是一個很大的抉擇,因為離開了醫院等如放棄了專科訓練,這是許多醫生不會做的選擇。剛巧當時有很多醫療集團招攬年輕醫生,我沒有資本自資開診所,就加入了這些醫療集團。在醫院內見的多是重症病人,在醫院以外面對的則是一些較輕微的病症,這是醫學院和醫院訓練裡所較少注重。」
  作為一個醫生,雖然沒有專科資格,也是一個專業,要維持穩定的生活不會有大問題。不過,縱使路是自己揀,在離開醫院的初期,鄭衛恒也曾經感到有些失意。
  「因為同期的同學好多都接受專科訓練,而自己可能成世都只是一個普通科醫生。不過,反過來說,要是接受專科訓練,相對壓力也大,不少同學半途離開醫院,而且因為合約制的關係,又擔心合約完了不能再續,很沒安全感。我常覺得我們這屆的醫生很多都患了憂鬱症。」
  「可能是我在很久之前已經認定自己的角色是個小人物,我沒有很高的抱負,也沒打算做SMO。揀做醫生時又有點誤打誤撞,決心不夠吧。」

街坊醫生的意義
  初初由醫院出來,年紀很輕,與其他正在努力考取專科資格的同學比較,難免有點不是味兒,覺得在社區做醫生意義不大,後來才發覺,社區醫生其實有他的角色。
  「我們大病的時候當然要入醫院,但若是小病或是大病初起,其實很倚仗這些前線的私家醫生。好像有個女病人在家中割脈後到我的診所,我替她止血縫針。在治療的時候和她傾談,了解她割脈原因,她的家就在我的診所附近,大家可說是街坊街里,所以我找機會告訴她的家人,帶她去見精神科醫生。」
  「若是她沒有見私家醫生而去了急症室,急症室醫生通常都是很忙,止血縫針後就完了,就是急症室醫生感到病人有精神問題,替病人約見精神科醫生,也可能要病人在醫院等半天,見完急症室醫生又等見精神科醫生,這樣病人便會沒耐心繼續覆診。」
  「反而那個女病人隔些時候回來洗傷口,我可以看到她的情緒,也可以和她的家人了解她的病情。而且普通科醫生有相當自由度,可以給予病人一些藥物控制病情。其實要幫助一個病人,方法有很多,我開始了解到一個普通科醫生有他的角色和意義。」
  也許很多醫生或是準醫生的目的都是希望做一個大醫生,只要說出名字無人不識。但是,每一個醫生有不同的位置、不同的角色,街坊醫生也許不是甚麼名醫,可卻是與市民接觸最頻密的醫生。
  生活需要練歷,經過幾年的街坊醫生生涯,鄭衛恒不但不認為自己是失意,反而喜歡了街坊醫生這個位置。
  「在醫院,一個醫生面對太多病人,而病人的病情轉變可能很快,也許會有遺漏,所以壓力很大;私家醫生則較輕鬆,可能面對的病症普遍較輕微,多數不是重病。當然在醫院工作也有很多好處,例如支援會很足夠,而且遇上大問題也有高級醫生可以請教,而普通科醫生卻只能靠自己的一雙手和經驗。」
  「其實患病是一個過程,不是一見完醫生就可立即痊愈。我覺得我們這群醫生擔當教育的角色較大,例如教育市民按時服藥,教導他們如何處理自己的病,遇上問題要立即聯絡醫生,或是遇上特別情況便需要到醫院。診所不同醫院,醫院是治療的最後目的地,而診所卻不是。」

性格決定命運
  我們都知道,讀醫科不容易,除了本身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也需要經濟上的支持。鄭衛恒不諱言不少讀醫科的人揀選讀醫科的原因,可能因「醫生」是一個較受社會尊重的職業,可以很有次序地步上高位。
  「我初離開醫院時感到有些失落就是好像失去了繼續攀上去的機會,有些人甚至會問我做私家醫生一個月賺多少?以前我也許會介意,不過,經歷使人成熟,現在我不會介意賺多少或是有沒有機會繼續往上爬。我覺得在醫院中可以學很多醫學上的知識;在社區中則可以學得人情世故和與病人溝通,各有好處。」
  鄭衛恒說與同屆同學相聚時,同學會羨慕他的輕鬆自在,他又會羨慕某些同學就快成為專科醫生,可見各人有各人的路,無必要比較。
  現時鄭衛恒在他的社區中是個頗受歡迎的醫生,也因要看他的病人多,他感到與病人接觸時間太少,所以打算轉換現時的工作模式。
  「與病人接觸時間太少,看完病,給了藥,短短幾分鐘,沒時間與病人傾談,我覺得不足夠,我想做個有情味的醫生。如果純粹為了賺錢,工作上是沒有滿足感,一天看幾十個病人,連病人的樣子也看不清,是很機械式的。」
  「我覺得人生不是只有工作,做醫生太忙,反而給家人的時間太少,對我來說,不是要賺很多錢才滿足,要分多些時間做其他的事。我以為性格決定命運,我喜歡一些有人情味的工作。」

受老夫子影響畫漫畫
  分多些時間做其他的事,例如養狗,例如畫漫畫。
  鄭衛恒由小到大都喜歡畫公仔,甚至在上課時候畫到忘形,連老師站在前面都渾然不覺,結果如何,大家可以想像。
  畫漫畫受了誰的影響?答案是--《老夫子》。
  「我們都看過《老夫子》,漫畫很簡單,甚至沒有文字,但是會使看的人看得很輕鬆。我在初中之前很沉迷畫漫畫,曾經想過向畫畫方面發展。但是因為讀書成績欠佳,所以放棄了繼續畫漫畫而用心讀書。」
  鄭衛恒這樣一個用心讀書,就使他讀得很好的成績,甚至考上了醫學院,問他會不會覺得如果他在漫畫發展,可能有不同成就。
  「愈畫就愈發覺有人畫得比我好,在中學之後已經很少拿起筆來畫。後來認識了江正本醫生,他提議我可以試試畫,我才又再次拿起筆。」
  畫健康教育漫畫的靈感來自鄭衛恒每天在診所接觸很多病人,病人提出很多很簡單卻不是所有人都懂的問題。
  「傳媒多會報道嚴重或可致命的病症,反而簡單如止鼻血卻不會有報紙教我們怎樣做。我把這些日常的小病用漫畫形式表達出來,希望用最簡單的方法,使人一看就明白。」教育市民了解健康常識,除了文字之外,漫畫是一個很好途徑,尤其對小朋友,因為小朋友對文字的理解能力低,漫畫幫助兒童了解簡單病理又提高了閱讀趣味,寓教育於娛樂是鄭衛恒畫健康漫畫的理念。
  鄭衛恒現時一家連狗狗總共六口,遲一點就會變成七口,鄭家小朋友就快誕生,可想而知這個七口之家會有多熱鬧。

後記
鄭衛恒說他讀書的成績一直不算好,甚至可以用差來形容。
不過到了中三之後,發覺有讀書的急切性,發力急起直追,結果成績好到可以入讀醫學院。
據他說,男孩子若發現有急切性時是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
以他的例子看,也許父母在子女成績欠佳時不必太過擔心,當發現有「急切性」時,他們會自動自覺的--用心讀書。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