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變種禽流感勢成災難

< 上一頁
撰文:Donna 鳴謝:余衛祖醫生(呼吸系統科專科)
《醫.藥.人》 第 44 期

香港人比其他地區的人更早認識禽流感。1997年,香港發生全球第一宗禽流感,以往只能感染禽類的禽流感(Avian Influenza)H5N1病毒在香港出現,導致6人死亡,這是全球首次發現禽流感病毒可以感染人類且可以致死,轟動醫學界和科學界,而最近的一個H7N7死亡個案在荷蘭發生。截至本月中,越南再傳有人死於禽流感,是兩周來當地第五名死於禽流感的人,情況令人擔心。

  自此,禽流感的案例斷斷續續在其他地區出現,而流感亦陸續出現變種,如H9N2、H7N7。2003年至2004年,禽流感H5N1在亞洲區的中國、越南、泰國、韓國、日本爆發。在短短幾年間,禽流感由零星個案發生蔓延至地區性出現,先後有多個病毒跨越了不同種屬入侵人類世界,這種變異引起了國際流感專家的關注,雖然直至現在,仍未出現禽流感病毒在人與人之間有效傳播(傳染能力較低,而再傳之後,被感染的人只有輕微病徵,甚至是無症狀),但是,禽流感病毒的發展隱隱然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新流感疫潮。

世衛預警:700萬人死亡
  世界衛生組織2004年11月在泰國召開禽流感衛生部長會議時警告,全球爆發禽流感已是不可避免,而由於多數人對新流感沒有抗體,世衛專家甚至估計,全球可能有高達10億人感染新流感,更有可能造成200至700萬人口死亡。
  人類多年來與流感病毒多次交鋒,對流感病毒的結構可說是非常清楚。流感病毒的結構很簡單,蛋白質外殼包裏著遺傳基因(Ribonucleic Acid,RNA),對於病毒怎樣繁殖、人類的身體會對病毒產生甚麼抗體、感染病毒之後我們身體會有甚麼反應、病毒的種類等等,我們已有一定的了解。
  流感病毒是根據其核糖核蛋白(RNP)和膜蛋白(MP)抗原特性及其基因特性的不同分為甲、乙、丙(A、B、C)三型。甲型危害較大,宿主範圍很廣泛,從禽鳥、人、豬、馬等哺乳類動物中都能分離得到,而乙、丙型流感病毒宿主範圍較窄,危害也較小。

如何洗牌?
  甲型流感病毒根據其表面的血凝素(Hemagglutitin,HA)和神經胺酸(Neuraminidase,NA)分為多種亞型,至今發現H有15個亞型(H1-H15),而NA則有9個亞型(N1-N9)。甲型流感病毒最難於應付是變異甚多,這使人類疲於製造疫苗和藥物。舉例說天花(Smallpox)也是傳染病毒,但是天花的DNA是不會變的,故此只要發明一種有效疫苗,就可以將天花永遠殲滅。RNA是次一等的遺傳基因結構,靠複製自己來繁殖,當複製時卻會出現錯誤,錯誤的結果若是對病毒生存不利的話,就會被淘汰,而在經常複製下必然會出現一些有利於病毒生存的基因,當這些變化出現之後,就會對人類造成威脅。根據達爾文進化論的選擇性優勢(Selective Advantage),病毒會不停地進化,而且速度相當之高。所以,人類對付流感疫苗每年都要相應流感病毒的變異而改變,過去多年,流感疫苗仍然在一定程度上對人類產生保護作用。
  流感病毒的變異可分兩類,一類是經常發生的抗原飄變(Antigenic Drift),變異比較小;另一種是抗原移變(Antigenic Shift),抗原變異比較大,主要發生在甲型流感病毒,這種突變每隔二十年至三十年會發生。科學家相信這種變異源自「洗牌效應」,舉例如禽流感(H5N1)原本只會傳染禽鳥而不會傳染人類,但是這種病毒卻可以傳染豬隻;另一方面,某些能夠感染人類的流感病毒如威靈頓型流感(H3N2)也可以傳染給豬隻,當H5N1及H3N2同時傳染給同一豬隻,則可能會在豬隻中出現洗牌效應而產生一種集兩種流感所長──既有禽流感的殺傷力,也有人傳人的能力的病毒,如果出現這種新流感病毒,絕大部分人是完全沒有抵抗力,嚴重感染和傳播便因而產生。
  以前雖然曾出現多種新流感,如雪梨型轉成莫斯科型,福建型轉成威靈頓型,但是這些流感病毒變異都只是小轉變,所以就是感染威靈頓型而使用福建型流感疫苗亦有一定的保護價值。但是這些疫苗對H5N1卻是完全沒有作用的,如果H5N1發展至可人傳人,而人類又沒有這種新流感的抗體,當感染後,其發病率、肺炎率及死亡率都會很高,殺傷力之大,可想而知。
  現時雖然已有不少死於禽流感的個案,但是,對現在的H5N1大家仍不必太恐慌,原因是現時的H5N1仍未完成其「洗牌效應」。大型流感必須具備兩種質素,其一是具有高殺傷力,其二是具有高度傳染能力,而現時的H5N1雖然有殺傷力,但主要是雞傳人,在人類的傳染上能力不高。
  不過,從禽流感的發展由不能傳人而至可以傳染人類,相信有朝一日,終可以發展成可以在人與人之間高度傳染的病毒。病毒的發展從沒有停頓,當某個地方大量屠宰雞隻以絕禽流感的時候,病毒仍然在另一個地區進行洗牌效應。

預防
政府方面
  政府需要認真而客觀地面對禽流感可能引發的危機,不要逃避。搜集更多科學家的意見,估量禽流感來臨時,覆蓋面會有多大,然後做好適當的準備,必須要有充足的預防工具和藥物,確保醫療隊伍可以謹守崗位。另外,醫療系統的應變措施也要充足準備。

醫學界方面
  雖然世衛一再警告禽流感的來臨,但是直至現今仍未有任何治療方案。當出現流感時應該使用甚麼藥物?如何治療?
  2003年SARS把醫學界殺個措手不及,其時沒有任何標準治療方案,甚至連用藥標準及試新藥的守則亦被忽視,直至如今,SARS的用藥仍有爭議。汲取SARS的教訓,香港的醫學界應該盡早擬定治療方案,及早預備當疫症發生應該採用的治療手段,可以給予醫生有所依從。

市民方面
  市民可以做的預防其實很少,最簡單的方法是盡量避免到人多擠迫的地方,減少被傳染的機會。必須使用N95的口罩及經常洗手。

SARS的教訓
  2004年初,香港衛生署顧問醫生曾浩輝曾經指出,如果禽流感可以人傳人,以最壞的情況計算,香港至少會有100萬人受感染,可能有30萬人死亡。當時曾醫生言論被批評為「誇張」,至2004年11月世衛發出警告,若禽流感爆發,全球可能會有700萬人死亡,由此可見,曾醫生並非「危言聳聽」。
  余衛祖希望政府應更加開明地處理疾病資訊,不必怕嚇壞市民,SARS事件已經證明隱瞞實情對疫情是毫無幫助,政府在處理傳染病上應該信賴科學資料,將事實公開。
  余衛祖醫生對禽流感的擔心一如世衛,更相信禽流感若發展至人傳人,對人類社會和經濟都會帶來重大衝擊。

政府最新處理禽流感的資訊
  因為世衛估計,倘今年冬季爆發變種禽流感感染人類,全球至少有一成半人因對新流感病毒沒有抵抗力而染病。醫管局為應付大型流感爆發制訂應變措施,包括設立3級警示系統指揮抗疫行動、指定13間專門診所接收高危病人、調整整體醫療服務包括暫停非緊急服務,以便騰出人手及設施應付緊急情況。

醫生的憂慮
  余衛祖醫生坦言對流感變化非常擔憂,認為禽流感遲早會完成其洗牌效應,變成具有高度傳染力及高殺傷力的病毒。
  「如果所有地區也能夠像1997年的香港一樣,當發現禽流感時立刻採取相當手段杜絕禽流感擴散,或許可以阻止禽流感繼續發展,但是,我們都知道世界許多地方沒有香港富裕,制度也不及香港完善,政府不能承受使國民失業的政治風險。」
  「其實H5N1存在於整個東南亞的家禽,每分每秒不停進行洗牌,要製造新流感病毒可說只是時間的問題。而這種新流感一出,其威力可以比擬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保守估計,其傷害是十倍於2003年的SARS。」
  對於禽流感爆發的時間,世衛說很近,但究竟有多近?余衛祖醫生說很難預計,快則一兩年,慢則十年或二十年,但是余醫生認為這個災難是一定會發生,因為根據歷史,人類的疫症從不間斷。
  余醫生認為,在近幾十年的醫學界暫時遇到最震撼的是SARS,面對疫症感到徬徨無計之時,不妨參考歷史,在過往幾百年的醫學歷史裡,可以看見不同的疫症出現,其出現的模式、疫症發展、政府反應等,可有相當的參考價值。醫學的歷史在香港很不受重視,但是,任何事的發生都有一定背景,研究歷史可以得到很多的啟發,吸收古人的智慧,從中得出一些可供借鏡的方法來應付疫症。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