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甚麼是和諧性的糖尿病自我護理?

< 上一頁
撰文:楊一君(藥劑師)
《醫.藥.人》 第 180 期

當病人被診斷患了糖尿病後,通常被勸誡要嚴謹戒口,勤做運動,更要密切檢查血糖等等,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質素。新近的研究認為,過分嚴格的限制對糖尿病患者並不絕對有利!

  在過去十年,很多臨床研究評價糖尿病的醫護成效都強調只要能嚴格控制血脂、血壓及糖化血色素(HbA1c)在一定水平之下,糖尿病的併發症就會得以減少或延緩。但在研究當中,這些參數(Parameter)都只是替代性指標,並不能完全代表在臨床上是否對患者有長遠的利益,更有一些研究指出極度嚴格的血糖控制,不但沒有實質好處,還有可能造成少許害處2,3,4。當然,檢驗數值是可以作為了解身體狀況的客觀指標,但若只是為了得到達標的檢驗結果而過度地要求患者作嚴謹的自我護理,單一地針對檢驗結果數值來給予患者相關藥物,就會過分偏重以疾病為中心(Disease Centered)而忽略以患者為中心(Patient Centered)的護理和治療概念5

  當患者被教導或灌輸一系列有關糖尿病自我照護的項目 ── 例如:要遵守空腹或餐後2小時作血糖監測;服藥打針需要按特定的時間進行、每天進行足部護理、穿著鞋子的款式受局限,既要按計劃做運動,還要花時間挑選合適的食物,並且注意烹調的方法等等……。這些措施無疑對患者有一定的益處,但有部分患者會因為這些項目太過繁複過或需時間完成而使日常生活及工作受影響,結果不能一一實踐。

惡性循環
  須知道,糖尿病患者自我照顧行為愈好,生活品質可能愈差,患者可能因自我照顧行為良好反而造成生活各方面的限制,最終患者會吃不消,依從性逐漸變差,化驗結果亦可能因此而「不合格」,形成惡性循環。
  一本專業期刊指出,一個糖尿病患者每天用在自我護理(包括藥物及非藥物項目)的時間約兩小時6,這些自我護理項目可能如同一份「兼職」,獲益不多但卻令病患者失去了生活品質,所以必須在提高患者自我護理能力的同時,也提高患者的意願性。

不要忽略「調和」
  要達到以上目的,必須注重「調和性」(Concordance)。「調和性」這詞最早用於英國,相比起「遵從性」或「順從性」(Compliance or Adherence),調和性較被醫護人員所忽略,它沒有遵從性的被動和負面意思,並強調及著重患者在計劃護理或治療方案上的參與性,讓病患與醫護人員一起商討有關藥物及非藥物的治療及護理決定(Decision Aids),提高方案或目標的可實踐性、個體性,以及和諧一致的認同性7,8,9。因為患者本身才是經歷疾病、承受治療結果的人,他有權利也有義務為日後生活和維護健康作出重要的抉擇。以服藥為例,不遵從性可以是有意(不理會醫護人員指示,按自己的方式用藥或不用藥)、無意(包括能力和技巧問題如健忘、理解能力差、操作能力差,以及語言溝通障礙等)或兩者並存的。特別在有意的不遵從性情況下,通過和諧的商討,可有助發現問題和作出適當的干預措施(如病患不按時服藥的原因是不理解藥物對治療疾病的重要性、誤解藥物的作用、對藥物治療的意願不大或擔心藥物潛在的不良反應等)。無論是訂定藥物或非藥物的治療及護理方案,結合上述方法可提高醫護藥專業人員理解病患的感受和能力,使方案更能順利進行和實踐。

人性化治療
  目前,糖尿病衛生教育(衛教)模式已經從早年以傳授知識為主的方式,發展至以患者個體為中心,依照個案的需求以緩急輕重的形式度身訂做個人化衛教,此外更不斷追蹤、配合個案情況隨時修正指導計劃。研究發現,即使是簡短的、偶然的接觸(例如電話訪談、電子郵件或支持團體等),都有助於病人自覺被關心、受重視。糖尿病自我照顧教育、人性化的評估及發展度身定做的專業性教育計畫是達成自我照顧成功的重要基石11。糖尿病護理最終目的是希望患者在獲得適當的知識及技巧的同時,並有能力明智地與醫護人員共同規劃自我照護,將糖尿病的照護融入生活中,提升患者的生活品質。


參考資料:
1. Egham Hill. Patient Education and Counseling. 1995 Vol.26 p.99-106.
2. Montori VM. Annal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9.
3. Hayward RA.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2010.
4. Nilsson PM.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10.
5. Montori VM. Australian Presciber 2011.
6. Russell LB 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 2005.
7. Shah ND. Medical Care 2010.
8. Mullan RJ. Archive of Internal Medicine 2009.
9. Breslin M. Patient Education and Counseling 2008.
10. Sebastiaan T Houweling.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 Vol.20 May 2011.
11. Carole Mensing, et al.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Diabetes Educator,30 July 2006.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