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佔領花開眾生相

< 上一頁
撰文:吳劍華(資深藥劑師)
《醫.藥.人》 第 163 期

佔領運動持續逾月,讓市民認識了多個新面孔新名字,當然亦有人發發聲或抽抽水,這場雨傘運動如魔鏡般照出了各種嘴臉。

花開至倫敦
  末代港督彭定康到牛津大學中國論壇演講時,手持黃色透明雨傘拍照,打趣說,終於能夠好像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樣,舉起雨傘拍照。證明雨傘遍地開花?目前最大問題,是領袖身邊的人,只講領袖想聽的話,而作出壞建議,這種情況以前也在香港出現。呼籲習近平不要令香港這代年輕人心死。

你地無做錯
  曾偉雄問:「良心究竟係乜?」又稱良心是一件危險的事,因為「你嘅良心同我嘅良心都唔一樣,甚至有人覺得我無良心,係咪?」
  因為對錯的判斷是憑良心,係咪?人決定對與錯,不單是基於法律,也基於良知和道德。

秋後算帳
  七警拉社工曾健超到添馬公園「暗角」「拳打腳踢」,無線電視新聞部拍攝到事件經過,如實報道。大專新聞教育工作者聯席強烈譴責無線新聞部,把「拳打腳踢」和「暗角」等用詞刪去,有自我審查之嫌。決策高層又對助理採訪主任何永康調離前線,令年輕記者不夠膽憑良心做新聞。

理想中間人
  點解警察拜關公,古惑仔拜關公,現在連佔領旺角者也拜關公?
  因為關公挑燈夜讀《春秋》,能辨亂臣賊子。關公超強忍痛力,頂得住警棍、胡椒噴霧,甚至催淚彈。關公月下釋貂蟬,坐懷不亂,唔會非禮女士。關公就係膽大心細,象徵正義,所以警察、古惑仔、佔領者都說自己正義。

田北「神」
  陳頌紅網誌:你以為雍正文字獄殘忍? 你知否將印有英國君主頭像的郵票倒貼在信封上,就犯下了叛國罪?
  所以田北俊問行政長官有無意思請辭便要被罷免全國政協委員職務係屬小意思,只是田北俊或已經成為很多人心中的神!

不怕不識貨
  劉夢熊新論:「老百姓觀感是黨委揮手,政府動手,人大舉手,政協拍手……都是政治花瓶,若不能是其是,非其非,不做也罷!」
  反對撤銷田北俊政協資格,劉夢熊說「不怕不識貨,最怕貨比貨」,又指反對某一同志,不等於反黨,「讓人說話,天不會塌下來」,才能體現自信。
表態大不同
  商界富豪們要表態,高官要表態,因為都已擁有既得利益,但影視界娛樂界藝人如何韻詩、黃耀明、杜汶澤要表態,卻遭內地媒體杯葛,自絕了中國的市場。

「骨氣」
  鍾尚志教授:藝人到街上和學生們合個照,支持年輕人爭取自由民主,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美國長大的天真老外,不會知道甚麼叫「封殺」,也不會理解《蘋果日報》為甚麼沒有地產廣告。Kenny G的色士風很悅耳,可是多聽幾遍,總是感覺欠了點東西,那點東西叫「骨氣」。

奴隸票
  史美倫說:美國黑奴解放百年後才有選舉權,渴求民主的香港人目前也應「袋住先」。即係香港人現在你們才開始當奴隸,咁你就明白,「袋住先」合情合理!

豬一樣的隊友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早前接受電台訪問:
  譚:「如果2017真係可以普選特首,香港嘅政治生態會好唔同。」
  主持人:「會有幾唔同?」
  譚:「咁到時行政長官就需要回應市民訴求。」
  主持人:「即係依家特首唔需要回應市民訴求?」
  譚:「都需要嘅!!」

真貨鑑定專家
  民建聯蔣麗芸發言表示,曾在網上搜尋過甚麼是「真普選」,發現原來「真普選」是香港發明。因為大陸假貨充斥,證明香港人要的是「真普選」,大陸的是假。

外國勢力介入
  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佔領人士大量使用Twitter、Google地圖,以及即時通訊軟件Firechat、Telegram和Zello Walkie Talkie對講機等應用程式,質疑佔領行動有精密部署,行動「有組織」。有人說:「Zello Walkie Talkie曾在烏克蘭顏色革命期間使用」,如此推論,很多香港人真係日日搞革命。

左右眼都看不見「鬼」
  曾鈺成想不到有任何方法可以令佔領行動結束,除非武力清場,對於梁振英早前指佔領行動有外國勢力介入,曾鈺成則指他看不到有外部勢力介入。

何時停?
  港大法律系教授陳弘毅:佔領行動持續逾月,已造成社會分化及撕裂,很多人的生活及生計構成不利,當前運動沒有退場機制,「公民抗命」不足以支持行動。

中國夢香港夢
  Beatles約翰連儂的《Imagine》歌詞:「You may say I'm a dreamer, but I'm not the only one」。金鐘橋下掛著「我要真普選」橫額,共同譜出香港人「not the only one」的呼喚。習近平與香港人同是dreamer,不過是中國異夢。

發夢無咁早
  李怡說:「一個人做夢,夢想只是空想;一群人做夢,夢想就會成真。」
  「中國夢」是不是一個人做的夢? 對於那一小撮習慣了依靠權勢生存和獲利的香港富豪來說,怎會需要真普選?
  「我要真普選」的香港人,也真是「發夢無咁早」。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