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節日後遺症
節日是導致我們體重增加的最大原因,為減低節日後遺症的影響,最好能提高警惕,盡量不要吃得太飽太滯,或是多吃蔬菜水果,喝些檸檬水或茶,幫助消化。
冬日記得補水
冬日皮膚乾燥,多喝水補充是大家都知的常識,但吃得好睡得好更是重要。記得睡前是護膚最佳時間,一星期進行一次去除面部角質可增加皮膚的吸水能力。
起床莫急迫
由於睡覺時血壓下降,若起床時太快太急,有可能造成血壓突然升高,尤其高血壓、心臟病的人,易致心腦血管病急性發作。
我們是被玩弄的螻蟻

< 上一頁
撰文:吳劍華(資深藥劑師)
《醫.藥.人》 第 159 期

講錢傷感情,講政治更傷感情!每個人背景、際遇,以至所接收的資訊都不一樣,每人都自覺有充分的理由,支持自己所相信的事,每個人相信的事,雖不盡相同,但都會認為自己所相信的是真理。

  政治立場也不例外,也許我覺得你蠢,你也許覺得我笨,始終各自的心底裡,都無法認同對方,這是香港社會撕裂其中一個原因!
  不同人有不同的政治立場,誰都說不準對錯,要討論,甚至爭拗,我可肯定結果是 ── 你無法改變我的睇法,我也無法改變你的立場。我有數位相識超過五十年的舊同學,每月聚餐一次,近來也因社會政治氣壓暴升,當然不難察覺到各有不同的政治立場。不想被政治玩弄,不想捲入無必要的爭議,又不想失去認識多年的朋友,唯有見面時,選擇不談政治,只談風月。

螞蟻的啟示
  「小孩在後山看到有兩群螞蟻,一群紅、一群黑;牠們各自忙碌,相安無事。每群螞蟻,都有些大頭的,相信是首領,小孩把大頭紅螞蟻搬到黑螞蟻的穴裡,又把大頭黑螞蟻搬到紅螞蟻的穴裡;大頭螞蟻很警覺,連忙離開,沒有打起來。小孩深入觀察後,把大頭螞蟻捉住,拔掉牠的觸鬚,各自放到對家巢穴,大頭螞蟻迷失方向,不懂覓路離開,結果,紅黑兩族螞蟻互相廝殺,死傷慘烈。小孩旁觀,樂透了。」

歷史在重演 人們察覺麼?
  平民是被玩弄的螻蟻,不易察覺權謀無形之手在眾人的背後激發矛盾。
  我不想看見「佔中」,也不想學生們去「佔中」,因為我預見它將會流血收場 (警察在演習告示牌說會開槍),還想強調,暴力掌握在警政手裡,在哪次事件或運動中,流血的不是人民?但不願做奴隸的蟻民,手無寸鐵,打不過實質暴力,打不過不公義的制度暴力,還有甚麼討價還價的本錢?所以我不反對「和平佔中」 ── 這是蟻民的矛盾。
  近日民間的撐普選公投運動,遭遇到「黑客」攻擊,有組織的言語抹黑,毫不掩飾的挑撥。幕後黑手絕不擔心,前線警員不停被教育和挑撥:站在你面前的示威者,都是不可理喻,破壞安定繁榮與秩序;而抗爭的人則目睹警權日漸膨脹,出手暴力,失去往日政治中立,令人大失所望。
  今天的香港,權謀鬥爭不變,兩極蟻民被煽動,激昂互鬥,背後操控的,是一群野心家、陰謀家,用權力、謊言欺騙人民,操控傳媒輿論,拔掉人民的觸覺,令蟻民自殘,幕後的「權霸(貴)」(總分不清誰是幕前、幕後),借勢鞏固力量,在旁陰陰笑,你說「佔中」,我話鎮壓。這不就是展示威權的大好機會嗎?人民只是被玩弄的螻蟻!

謊言亂港
  近日網絡冒名發表文章,造假、挑撥,群組散播不實訊息,說謊的文化開始降臨香港:幕後的權霸在輿論層面煽風點火頻頻,觸動民眾「怕亂」的心理,把和平抗爭等同癱瘓香港,務使群眾對立對決,策動街頭口角之事,無日無之。在警民關係緊張之際,更有尊貴議員提出設立「志願軍」協助警方,企圖重演文革紅衛兵鬥爭的勢態,挑起文有文鬥,武有武鬥,企圖令鬥爭常規化、平民化,實在是唯恐天下不亂。大概這些尊貴議員都是信奉毛澤東的「由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

對面站的人醒過來
  面對面站在前線的人,不一定是敵人;警察、記者或準備犧牲的抗爭者,大部分人都是和平理性,願意為本土付出、為生命價值而奮鬥的平民百姓。我們共同的敵人,可不是暗地裡擁權握兵的權霸嗎?
  不要忘記螞蟻的故事,正如資深傳媒人區家麟在《明報》「觀點版 ── 紅螞蟻鬥黑螞蟻,誰在笑?」說:「野心家不需要大動作,只需蒙蔽一小撮人,拔掉他們的觸鬚,在適當時間放置他們於適當地方,挑起互鬥,坐享其成。我們要留意,自己觸鬚有沒有被拔掉,有沒有被仇恨與激憤掩蓋理智。紅螞蟻與黑螞蟻,都要時刻警惕,留意那些躲在暗處偷笑的人。」

筆者按:
區家麟在《明報》「觀點版 ── 紅螞蟻鬥黑螞蟻,誰在笑?」裡引述了《南方周末》創始人左方口述《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裡的故事,那小孩就是老報人左方先生小時候看到螞蟻群的經歷。左方經歷過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為報日軍殺父之仇,立志從軍救國,參與百萬志願軍「抗美援朝」;抱著建立烏托邦的理想,文革期間是廣州「東風派」頭目,文革後反思,豁然大悟,自己半生,都是被玩弄的螻蟻。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