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那天我上了往跑馬地的電車

< 上一頁
撰文:吳劍華(資深藥劑師)
《醫.藥.人》 第 156 期

前幾天我上了很久沒有乘搭的電車,途經黃泥涌道口,往前望已是大廈林立的大街, 不其然回想中小學期間這裡的景況。

  現時大廈林立的地方往日樹木林立,是我就讀的崇蘭小學舊址。那時返學的每一天都像遠足旅行一般(真詩情畫意),我們的學校是全日制,每天放學是下午三時左右,與三數同學,一同往跑馬地的大石鼓玩樂。回憶的童年總是愉快,功課只是不大願意又迫不得已的小部分,老師很有責任感,經常說我小聰明是有的,貪玩欠勤奮是大缺點,不過我永遠都是爭氣的,總是扶搖直上,每年升級試都是「掹車邊」的過關。今天的莘莘學子相信已沒有我這種幸福!

文起「三及第」之衰
  中學了,幸運都是站在我這邊,升讀附近一家英文中學,由中文小學升英中,語文是一大困難,還是喜歡中文多於英文,又是迫不得已了。中文老師大概是前清秀才,教古文時也真有一手,令人明白古文之優美。白話文體是繼胡適先生倡議後,香港中學教學採用的語體文標準。我們的母語是廣東口語,日常書寫,自不然是廣東口語、文言、白話混雜;其實不是我的錯,當時文言、白話、方言齊用的一種文體,稱為「三及第」,見於四五十年代廣州報紙副刊(多用於小說),後來香港亦有這種文體出現,因為香港五六十年代的報人編輯,多來自廣州之故。老師經常鼓勵我們多讀報,我只是讀報時耳濡目染。
  我個人的感覺,「三及第」文體一點也不差俗,不知是否因近年社會與地域文化受衝擊,廣東文化 ── 不論是傳統或是地道特色,不是湮滅,也漸次消失,甚至廣東話,都好像受侵略而變遷。不幸的是香港有文化霸權,透過媒體,教讀所謂「正音」,與我老師教的相違背,我覺得是強姦民意,深感廣式或港式文化遺產,日漸湮沒。還牢記中學時老師總是說:「作文不得用三及第文體,會考過不了關的。」我一向叛逆的作風都只是頑皮階段,就是不為了分數也要遊戲一番,或許是我不能在港升讀大學的原因吧!
  近日清理雜物時發現中學時期廣東話翻譯古文的一篇習作,為提升閱讀趣味,現稍作修改換成香港版,大家評個道理,看看廣府話文章,是否難登大雅?

有亭翼然臨於泉上
  「環繞長洲城嘅都係山。西南面好多山峰好靚,遠望樹林、山谷、樹木好茂盛,十分幽靜又極之靚嘅地方就係鳳凰山。沿住山路行六七里之後,漸漸就會聽到潺潺聲,水從兩座山中間噴出嚟,呢個就叫做九龍泉。一路上去嘅山路仲彎彎曲曲添,跟住睇到有一座四角亭,好似一隻雀張開雙翼咁樣,高高企喺泉水上面,呢個就係醉貓亭。起呢個亭嘅人係邊個?就係山裡面嘅花和尚魯智深。邊個人幫個亭改名?就係『九龍皇帝曾灶財』用自己個花名『醉貓』起嘅。因為佢同佢班朋友上去個亭度飲酒,飲少少就醉左,而佢嘅年紀又最大,所以自己叫自己做醉貓。皇上話,醉貓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欣賞山水係佢心裡面嘅樂趣,飲酒只係借意啫!」

日出而林霏開
  「太陽出嚟嘅時候樹林中霧氣就會消散,雲返嚟嘅時候,山巖洞穴就會變得黑暗,陰暗同明朗交替嘅變化就係山間嘅朝早同夜晚。野花開嘅時候會散發清幽香氣,樹木枝葉茂盛,形成濃密綠蔭,天高氣爽嘅日子會結成霜,水位低落嘅時候,石頭就露左出嚟,呢D就係山裡面四季景色。朝早上山同夜晚返屋企見晒四季唔同嘅景色,真係樂趣無窮。」

  文章太長,不贅,免悶親讀者。
  文以載道,文章的內容重於文體,希望古人與讀者見諒!

編按:《醉翁亭記》 ── 歐陽修
  環滁皆山也。其西南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於兩峰之間者,釀泉也。峰回路轉,有亭翼然臨於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誰?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誰?太守自謂也。太守與客來飲於此,飲少輒醉,而年又最高,故自號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巖穴暝,晦明變化者,山間之朝暮也。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水落而石出者,山間之四時也。朝而往,暮而歸,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