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蕃茄防皺
德國研究指常吃蕃茄可減少皺紋,預防皮膚癌。研究發現常吃蕃茄較沒吃蕃茄的人,體內與皺紋相關基因顯著減少。除吃蕃茄外,每天曬太陽不宜超過40分鐘。
三種習慣可致癌
日本報道指常吃肉、常喝碳酸飲料及長時間看電視比吸煙的致癌性更高。專家認為長時間看電視即是常坐,久坐是致胖的原因,而肥胖亦是其中一個致癌風險。
心電圖正常不能防猝死
猝死原因多與冠狀動脈心臟病有關。有些人以為心電圖正常便是沒有心血管問題,其實靜態心電圖是不能檢查心血管是否狹窄,必須做運動心電圖才可測知心血管情況。
漱口水過酸易蛀牙?

< 上一頁
撰文:楊幽幽醫生(牙科)
《醫.藥.人》 第 147 期

2013年3月12日,台灣消基會抽查15件市面的漱口水,進行一系列測試,發現其中6件樣品的酸鹼值低於5會造成蛀牙環境。

  台灣消基會(消費者文教基金會)於台北市及新竹市地區大賣場,超市藥粧店及流行生活館等購買漱口水共15件,調查這些產品的價格、指示、酸鹼值(pH)、三氯沙(Triclosan)、氟化物(Fluoride)及氯己定(Chlorhexidin)的成分。當中有6件貨品包括「漱口水」:「快潔適漱口水(蘋果薄荷)」、「Oral-B防蛀含氟漱口水」、「李施德霖漱口水(酷涼橙橘)」、「Watsons長效防護漱口水」、「水神漱口水」的pH值低於5。

pH值低易蛀牙?
  台灣消基會指酸鹼值(pH)低於5以下,很容易造成蛀牙環境,對孩童而言,並不適合當作經常性潔齒用品,過酸的漱口水也可能傷害口腔黏膜,使用上需特別當心,更提出台灣現時無訂定漱口水酸鹼值的標準。
  上述6種漱口水,有三款在香港有售,有含氟素(Sodium Flouride),有不含氟素。台灣並沒有訂定漱口水酸鹼值的標準,消基會亦無直接列出6種漱口水所驗出的酸鹼值(報告只說是低於5),其結論有點偏頗。

蛀牙的定義
  蛀牙的定義是牙菌膜內的細菌分解養分(Fermentable Carbohydrates)後放出酸素,當酸鹼值低於5.5時,牙齒就會開始脫礦(Demineralization),而我們的口水有再礦(Remineralization)作用,但如脫礦比再礦多,就會開始蛀牙。
  如把牙齒放於酸鹼值低於5.5的液體內,牙齒就會出現脫礦,不過由於不是由細菌所致,所以不是蛀牙,是酸蝕牙齒(Acid Erosion)(請參考97期)。
  氟素能強化牙齒,預防蛀牙,沒有任何研究指每天使用兩次,每次1分鐘的含酸性漱口水會導致酸蝕牙齒,或製造更有利蛀牙的環境;相反卻有研究指出酸性含氟的牙膏、凝膠(Gel)療程及漱口水能強化牙齒:
1. 酸鹼值4.5含412ppm氟素、酸鹼值4.5含515ppm氟素、酸鹼值7含1100ppm氟素的牙膏效能一樣。
2. 5-6歲兒童使用酸鹼值4.5含550ppm氟素的牙膏,牙菌膜內的氟素量與使用酸鹼值7含1100ppm氟素牙膏的兒童一樣,但手指甲內的氟素卻少一倍,即是使用較酸性低氟素的牙膏,能減少身體吸收氟素,但效果一樣。
3. 兩種酸鹼值3.33及3.43含100ppm氟素的漱口水中,琺瑯質吸收的氟素比酸鹼值6.34含100ppm氟素的多30%或以上。(註:研究由生產商進行)
4. 酸鹼值3.6-3.9含12300ppm氟素的凝膠比酸鹼值6.5-7.5含9050ppm氟素的凝膠更為有效。

牙醫建議下使用漱口水
  單從酸鹼值低於5總結為容易引致蛀牙而不提出標準由來或科學證據,不是應有的態度。筆者不主張依靠漱口水清潔牙齒,每天兩次使用含氟牙膏正確刷牙及使用牙線或牙縫刷清潔牙齒鄰面已經足夠,曾接受頭頸放射治療、過往蛀牙記錄高或部分接受矯齒人士在牙醫的建議下可適合使用含氟漱口水。(請參考46,52及93期)。

參考資料: 
1. Brighenti FL et al. Effect of low fluoride acidic dentifrices on dental remineralization. Braz Dent J. 2013;24(1):35-9.
2. Buzalaf MA et al. The effect of different fluoride concentrations and pH of dentifrices on plaque and nail fluoride levels in young children. Caries Res. 2009;43(2):142-6
3. Faller RV et al.Anticaries potential of commercial fluoride rinses as determined by fluoridation and remineralization efficiency. J Clin Dent. 2011;22(2):29-35.
4. Alberto Carlos et al. Effect of application time of APF and NaF gels on micro- hardness and fluoride uptake of in vitro enamel caries. Am J Dent. 2002 Jun;15(3):169-72.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