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勞永樂‧笑罵由人

< 上一頁
撰文:Isabel
《醫.藥.人》 第 15 期

7月18日(2002年),香港醫學會公布選舉名單,勞永樂以1377票再度連任會長一職,這票數鼓勵著這位「站在國民健康與公共醫療的最前線」的醫生,繼續走他那旗幟鮮明的路,繼續堅持公私營醫療市場要平衡,繼續笑罵由人……

  「這競選,我覺得自己歷練提高了,層次也升一級,以前我屬偶像派,選我的人只看我的外觀表現,現在呢,我叫自己做小小實力派,好比以往投我票的人是買期貨,今日買的是現貨,因為我已有業績可尋……」
  「我覺得我與其他人最大分別是我立場鮮明,因為醫學界本身已有很多問題,又有很多意見,我自己很難做到面面俱圓,若要照顧所有人的利益,結果只有落得兩面不是人的下場。」
  「選舉中有人挑戰是好事,令我有機會把自己的理念和主張再次清晰地表達出來,讓大家有得選擇,若果業界不支持我,想重回往昔那種任何事都要『暗啞底』承受,那我無話說。」

敢言
  勞永樂說自己敢言,有時會好「無面俾」及「好倔」地拒絕人,令一些一直在舊有政策下工作的人感到不舒服。
  他說這話時並沒有太大歉疚,只是重申他不喜歡「和稀泥」的處事方法。
  訪問勞永樂那天,選舉結果仍未公布,但勞永樂講起過去兩年的所作所為時仍然得意,對連任會長也滿有信心。
  勞永樂是現屆立法會議員(醫學界),現年48歲,香港出生,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從醫20年後「不安於室」,8年前開始積極參與社區醫療組織活動,兩年前成功問鼎香港醫學會會長一職,7月獲選再度連任兩年。
  他推崇醫生這個行業,也分析香港醫生的優點和缺點。
  「香港的醫生,是社會的精英,他們受過專業訓練,有獨立思考、分析力強,邏輯思維高,這些意見對社會是一大貢獻,也是社會寶貴資源。醫生也有缺點,他們視自己為精英,有種不求人的個性,無論對病人或對朋友都將自己放在優越位置,是故與人溝通起來或要他們聽取其他人意見便有困難。」
  勞永樂笑說自己便是一例,曾經一日與200個醫生傾偈,「真的不是舒服的事!」不過,或許是民意代表、前線醫生等稱號,令他不再孤芳自賞,令他放下身段走出個人圈子,他說已經突破這個「衝擊」,也不介意扮演聆聽者,和綜合意見的角色。

忠告
  說到今時今日醫生這個行業「由老到嫩都不快樂」,他歸咎是醫療政策失誤。「不是賺錢多或賺錢少的問題,是工作不開心,好像初出道的醫生,就要憂慮找不到工作,或工作不長久前路徬徨。中層的醫生在可見到10年相信也無新職位可升,面對私營醫療巿場萎縮,他們又不敢貿然出來執業,至於顧問醫生更慘,常常有人指他們人工高,還說要聘顧問去檢討顧問醫生的工資,另外在大學工作的醫生又會因公營醫療的財政緊絀,做起研究工作時縛手縛腳……」
  那作為醫學會會長,他有甚麼忠告呢?
  「若果香港經濟十年沒有起色,醫學界唯一可做的是堅守崗位發揮專業精神,無論幾多錢人工,都要以病人利益為前提,而醫生亦是穩定社會重要環節。」
  「醫生方面,老一輩的醫生不要閤起眼以為快到退休之年便甚麼事都不理,有些事情燒埋身可能比想像中快,與其到時徬徨,何不早些加入醫學界主流意見中一齊面對挑戰,老一輩醫生的貢獻多著呢!」
  「年輕一派是醫學界中最活躍的一群,我希望他們不要只知憤怒和逃避,儘管前景不明,沒有職升,但仍要積極投入工作及改善不理想的醫療局面,我最需要他們的支持,我也深信透過我們一齊努力,未來5年後的前景會比以往樂觀。」
  「至於年輕的一群,我祝願他們珍惜每一次培訓機會或每一份合約,練好醫術加強與病人溝通,這些努力總不會白費的。」

所見
  自兩年前勞永樂當選為立法會議員以來,他形象鮮明地站出來,為醫生講話,也和政府對著幹,究竟他覺得香港醫療制度出了甚麼問題呢?
  「香港在回歸之前的泡沫經濟,令到醫療制度也出現泡沫,當年水漲船高,錢來得容易,甚麼醫療理想都可以做到,完全沒有想到要控制醫療成本效益,這是貪勝不知輸遠因。」
  「以往政府出300億,巿民也可以出一份,可是經濟出現衰退,巿民不再付出,連財政司梁錦松早前預計未來經濟增長3%也難達到。但巿民對醫療水平期望並無下降,加上公營私營醫療市場失去平衡,我與政府的矛盾相信是決策者將這些問題都掃入檯底,然後,用檯布蓋著,而我就將塊檯布掀起……」
  「我把問題都揭出來,有如開劑苦茶給醫學界飲,有人接受有人不接受,因為大家都覺得很苦,但可能飲10劑後會好起來,若果唔飲,未來日子仲苦哩!」
  「當然,未來兩三年我們有穀種食,預計不會出現大問題,但再不面對,危機便會浮現,可是,有些人不願意承認今是昨非局面,也不相信將來前景會差,甚至要我收聲。我就很反感,認為若果早把這炸彈引爆出來,讓大家一齊去面對,從而找到更好的對策,然後共同承擔。」
  「依我來看,改善醫療制度有兩方面工作可以做,一是定位,為公營醫療巿場定位,制定先後緩急次序,讓巿民都知道公營醫療巿場可提供到甚麼程度福利;二是確定融資方向,經濟若持續不景,醫療儀器將出現折舊,而醫療水平相繼下降,以致百病叢生。若今日仍不去確立公帑以外的融資計劃自救,難道過幾年又去再減醫療人員工資嗎?可是至今政府提也不敢提這事。」

牢騷
  談到政制方面,勞永樂的牢騷就更多了!
  「我不是唱衰特區政府,我覺得一個強勢政府是令到不同意見的人仍然支持政府,而不是在立法會內數夠票便將政策推出,不理其他人死活,試想,這只會增加社會矛盾面,被打壓的一方永遠都不快樂,因而增加施政困難。其實醫療界與社會每一階層都沒有矛盾的,總是不明白為甚麼社會會出現一些極化行動,例如巿民指摘公務員人工高,輿論界又批評醫護界人工高,為甚麼就要勞動一批人來打壓另一批人,使大家受盡壓力,這是不公平的。」
  勞永樂對於施政方針也有不滿。
  「香港經濟看不到方向,醫療也沒有方向,經濟就只知道減、減、減,減低成本、減了租金、減完人工,輸入專才……今日樓價已跌了57%,賣地收入仍然麻麻,經濟繼續不前。究竟減來做乜,無人知,只知谷旅遊、做物流、做金融中心、做專業,這些計畫不是早已進行中嗎?最近又說要知識型經濟,於是多了大專學生,多了副學士,多了這些人來做甚麼呢?根本不能將香港擺脫困難。」
  「我覺得公務員減薪與巿民共度時艱是可以接受,讓大家一齊承擔吧,但若果承擔完之後,政府又話要大家夾錢加多幾個高級職位,那就真的是有無搞錯?」
  「我為業界發言,不怕人鬧,講出醫療真相,講出風光背後面對的困局,其實,巿民是否願意接受是一回事,我就是令巿民認識到今日醫療代價究竟有幾高,40元的醫療費用中,政府津貼了幾千元,那錢從何來?可以津貼到幾時呢?」

願望
  勞永樂不是一個悲觀的人,他有他的願望。
  特區政府:可以包容不同聲音,讓不同意見的人也同樣支持政府。
  醫管局:祝好運,因為面對太多問題卻不肯承認。
  醫療改革:早日定位,確立融資方向。
  醫學界:每個醫生開心地工作繼續發揮所長,毋須日日擔憂減薪、裁員、失業……
  老婆:不要像每個立法局議員的太太一樣,投訴丈夫帶工作回家做,又不集中精神聽她說話……

兒子
勞永樂真的是變了,兩年前訪問他,還記得他西裝筆挺,正襟危坐,說起話來有板有眼,今日我們說不介意他不打領帶,他就白襯衫出場,說起旁人肆無忌憚,不過一提起他的16歲兒子,他如何如何用手機然後一飛線就聽到遠在澳洲做交流學生的兒子的聲音、兒子的作文水平怎樣遠超過自己當年等等,那種甜絲絲,打從心底發出的慈父樣,他的戰鬥力也就崩潰了……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