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孕婦是否新流感高危族?

< 上一頁
撰文:勞永樂(全民健康動力主席/傳染病專科醫生)
《醫.藥.人》 第 105 期

政府為推銷新流感疫苗,說孕婦是高危族、注射疫苗好處遠超壞處。但至今仍欠客觀數據。本文嘗試以小學生都懂的數學,為讀者提供一點客觀數據,嘗試點破政府不盡不實的資料。

(一)孕婦是否高危族?
  一般人口患嚴重新流感百分比,比對孕婦患嚴重新流感的百分比是0.68%:0.28%(見下表),前者乃後者的2.4倍。由此可見,孕婦患嚴重新流感的機會比一般人口為低,政府不斷說孕婦患新流感高危,明顯與事實不符。

確診新流感總人數 嚴重病例人數 嚴重病例百分比
一般人口 34,964 237 0.68%
孕婦 354 1 0.28%
資料來源:衛生署截至2010年1月21日數據

(二)香港有多少人已經感染新流感?
  根據香港大學研究,全港15%人口已有抗體,即已受感染。以香港700萬人口推算,其中1,050,000人已受感染。
  但這1,050,000人中,只有34,964人被確診,顯示每確診一例新流感,真正受感染人數便高達30人(1,050,000÷34,964=30),只因其餘29人並未接受確診測試,故未有反映在衛生署確診病例數字內。

(三)香港有多少孕婦已感染新流感?
  引用(二)的30倍推算,已感染新流感孕婦高達10,620人(354確診病例×30=10,620),她們其中之一人情況嚴重,換言之,嚴重率只有0.01%。
  另一推算孕婦感染新流感人數是以全年嬰兒出生數目乘以上述15%的感染率。假設大部分孕婦每次懷孕只生一個嬰兒,而非雙胞或三胞胎。2008年嬰兒出生人數為78,700名,78700x15% =11805人,與上述估計的10,620接近。若扣除雙胞胎、三胞胎及多胞胎個案,用兩個不同方法估計的孕婦感染人數更可能完全脗合,足以證明估計已有10,000名孕婦感染新流感,甚為可靠。
  有論者認為孕婦較多看醫生,故確診人數會較一般人口多。但另一種看法是孕婦知悉到醫院或診所看病,可感染其他病人的病菌,因此非不得已,不會到醫院或診所看病,所以確診人數會較一般人口少。另一因素是孕婦免疫能力較低,感染傳染病機會較高,因此感染人數比一般人口的15%還要高,但這因素亦可能由於孕婦較注意衛生而被抵銷。若把這些因素計算在內,孕婦感染人數估計,不見得一定比筆者用簡單方法推算的低。
  至於孕婦嚴重病例只得一個,這數目是準確反映實況,政府並沒低估;因為大部分嚴重病例都在公立醫院就醫,私家醫院出現嚴重病例亦會通知政府。

(四)注射新流感疫苗後孕婦胎死腹中的百分比
  政府為1,400名孕婦注射新流感疫苗,出現2例胎死腹中,百分比為0.14%。
  政府認為無證據顯示這兩宗胎死腹中與疫苗有關,但亦無法證實與疫苗無關。
  政府以推銷疫苗的角度說話,故強調前者;但以保護孕婦不受新疫苗傷害角度而言,必須慎重考慮後者。因此,不可能無證據顯示有關,便當作無關。
  政府認為懷孕婦女縱不注射疫苗,胎死腹中率亦高達千分之二至三,所以為孕婦注射一千四百劑新流感疫苗,出現兩例胎死腹中未超預期。但這不過以歷史數據作比對,真正有意義的比對,是在同期懷孕而沒有注射疫苗的婦女胎死腹中的百分比,甚至以她們作比對組,進行個案比對。
  但政府至今仍未提供這方面數據。若這種比對最終證實疫苗是導致胎死腹中的額外因素,縱然只是額外的一千四百分之二,亦大有問題。
  香港每年有七萬多名孕婦,只有千四人接受注射,就算兩個胎死腹中都是由疫苗引起,由疫苗導致的胎死腹中率真是一千四百分之二,香港的胎死腹中率亦未必大幅提升至超過千分之二至三。因此,政府的監察欠敏感度,可能要害了很多孕婦才察覺問題。

(五)注射疫苗後胎死腹中百分比 比對孕婦患嚴重新流感百分比
  上述(四)比對上述(三),孕婦注射新流感疫苗後胎死腹中百分比,是孕婦患嚴重新流感百分比的14倍,即0.14%:0.01%=14:1。

結論:
(一)香港孕婦非新流感高危族;及
(二)香港孕婦注射新流感疫苗後胎死腹中的風險,遠高於她們感染嚴重新流感的風險。


文章回應 (2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