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范徐麗泰積極樂觀看人生

< 上一頁
撰文:Donna
《醫.藥.人》 第 6 期

范徐麗泰是一個很具爭議的人。喜歡她的人會很喜歡她,同樣地,不喜歡她的人又真的很不喜歡她。往日,范太曾經為一些攻擊性的文章感到委屈;今日,范太以平常心看往日,一切恍如過眼雲煙。畢竟,我們不是天使,不可能人見人愛。

  以一個女人的角度,要接受傳媒訪問,少不免抹一點脂胭水粉,務使上鏡時更好看一點。但范徐麗泰始終不是尋常女子。
  接受訪問當日,范太的打扮很莊重,面上卻是不施脂粉,說不施脂粉是真真正正的不施脂粉,連潤唇膏都沒有,非常的樸素。
  大家都知道,范徐麗泰剛做完乳癌手術,據她自己說,仍在電療階段,可是看上去,外形比以前豐腴,精神是好得不得了,一點不像患癌的病人。

兩次好彩
  對於做兩次大手術,范徐麗泰的形容是自己「好彩」。
  1995,范徐麗泰當年年僅18歲的女兒因身體免疫系統引發排斥,導致腎盂感染發炎,造成腎臟衰竭,需要持續進行洗肚(腹膜透析),范太認為女兒長期忍受洗肚不是長久辦法,況且,腎衰竭最終都只是換腎一途,范太一家亦深明這個道理。
  范徐麗泰說:「一家人只有我和女兒的血型脗合,之後經過多種測試,我亦符合所有捐腎給女兒的條件,所以可以做捐腎的手術。整個過程其實算是好彩,因為自己家裡的人可以附合條件捐腎,就不需要等。」
  「從這個過程我學到了面對疾病其實不用怕,也不必擔心,想辦法在惡劣環境下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希望原本是一件壞的事不致於太壞。」
  換腎成功,今時今日,范太的女兒已經是醫生一名。
  對於剛於九月做完的乳癌手術,范太亦是以「好彩」來形容。
  事緣於因為假期關係,范太進行例行身體檢查,而檢查發現左邊乳房有癌細胞,且已是癌症第二期,所以立即入院做手術,據范太說,手術之後,情況十分良好。
  「我真的是好彩,可以及早發現,早發現就早醫治,若遲發現,豈不是更不幸?」
  雖然患了癌症,但范徐麗泰非常樂觀,且積極面對,她說:「我從來沒想到後事,我覺得我不會死得這麼快。」
  做了癌症切除手術後,范太對飲食「講究」不少。
  「我現在不吃辣,不吃補品,也不吃牛肉,甚至連兩腳動物都不吃,兩腳動物包括雞、鵝、鴨、鵪鶉、乳鴿之類。有些患了癌的朋友說,補品不宜吃,吃了補品補了身體之外,也補了癌細胞,所以現在我的飲食以清淡為主。」
  范太說她患病之後,認識了許多同是有病的人,大家互相交換心得。
  「除了補品不宜吃之外,龍蝦與牛油也不吃,人參更是切切吃不得。」
  范太形容自己現在的生活很簡單,「我現在學會了練氣功。早上起床之後做個半小時步行功後才上班,下午回家吃飯,盡量避免吃酒樓的食物,晚上也是回家吃晚飯,十點左右睡覺,一天就是如此的過。」
  「吃飯吃甚麼?都不離蔬菜和魚,不是不吃肉,只是盡量少吃,一切以清淡為主,最重要是多休息,我現在會爭取多些休息的機會。」

何必長戚戚
  要是一般人,患了癌症,就是不傷心得死去活來,總也難免長戚戚,鮮有如范徐麗泰這樣堅強地面對。這種態度,不多不少與她過去的經歷有關。
  「過去的體驗,的確令我對人生有不同的體會,我做立法局議員多年,經過不少風浪。過去在處理越南船民的事件上,我曾成為國際上及人權組織攻擊的對象,雖然都有市民支持,但感覺依然難受。在這個過程中我學到了做事要客觀,只要分析清楚,覺得應做就去做,不要往後看,又擔心又後悔,其實後悔與擔憂對事件毫無幫助,只有積極面對去可以解決問題。」
  「當上了臨立會主席,我更是眾矢之的,成為眾矢之的之餘亦承受很大的壓力,而且香港市民是完全不同情的,又加上某些人帶有人身攻擊的醜化,這種情形當然是不容易面對,不過,我都忍受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又學會了無論人家認為你是對是錯,或是人家怎樣罵你醜化你,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仍然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而這個難堪的日子,我的家人是全面支持我的。我的家人不談政治,也不搞政治,支持我的原因是因為我是家庭中的一分子,所以對我無限支持。」
  「我的家庭對我很重要,若是家裡有些甚麼事的話,我會放下所有,回到我的家人身邊。」
  范太一向都認為家才是她的安樂窩,參與政事,不過是想多盡一分力,也不求甚麼回報。

信心不在朝夕
  亦因為沒有要求,范徐麗泰今日看人生,就瀟洒許多。
  「好的日子我有過,差的日子我也有過;被人捧到上天又試過,被踩到似地底泥也試過,我這生也無憾了。有人問我做手術時,怕不怕就此死了?這個問題,我真的沒有擔心過,亦毋須擔心。其實,我隨時都準備接受死亡,但要若我死不了的話,我便會積極面對人生。人,除非是死了,否則不能對不起自己,要對得起自己,就要盡量做到最好,這樣,才會覺得無悔此生。」
  范徐麗泰認為人生沒有理所當然,任何事物都不是應得的。時下的年輕人對人生感到苦悶,要尋求刺激,這些人就是覺得自己無所得,所以要抓住某些事物來填補空虛感或尋找刺激,但這些年輕人從不領會父母兄弟對他的愛護。范太認為若不能珍惜自己已經擁有的,而枉花心機去追求不能得到的,徒然令自己失望。
  對於現在充滿怨氣的社會,范太又另一番體會。
  「香港社會由高峰滑落,現在是否到了谷底仍是未知之數,不少人甚至為開門七件事而擔心,社會當然有怨氣,市民發洩怨氣是無可厚非的。但是怨氣發完之後,我們依然要面對現實,困難不會因為發洩之後就自動消失,當發洩過後,必須心平氣靜去尋找解決方法。把怨氣發洩在家人朋友身上不但不能解決問題,更會傷害互相間的感情。」
  「其實,面對困難的時候,最可以團結一家人共同為面對困難而努力,客觀現實不能改變,與其不能改變,不如開心地面對。」
  對於失去信心的香港人,范太如是說:「信心不是一朝一夕說有便有,但健康卻是失去了就失去,最重要的還是心理上的和諧,做事就會客觀,令人不會錯誤地做一些不必要的衝動決定。而且不要令自己太過憂慮,憂慮其實於事無補,不能使客觀環境改變。身體好,自然人安樂,就可以心平氣靜去想一些辦法去紓緩經濟上的問題。」

心理層次
  毋庸置疑,范徐麗泰對心的感受要求很高,所以被問到究竟面對疾病及面對責難,哪一樣對心理影響更大的時候,范太就有另一番感受。
  「現在來說,兩件事對心理都沒影響。以前,若民意調查說市民喜歡我,我會很高興,但現在,我認為我不應要求市民認同我做得好,因為做得好是盡本分,沒道理要人讚,所以當人家讚你做得好的時候,不必太高興,自以為做得好,若是如此,人便沒有進步。以前我經常被專欄作家罵,我曾經覺得很委屈,但回心想,他們今天罵你,明天也可以罵其他人,我只不過是他們賺取稿費的工具,這有甚麼委屈,而且,上天賜我一個好的家庭,這已經是最大的得著。」

  

後記 
訪問在立法會范徐麗泰的辦公室內進行,未開始之前,一干人等都喝杯茶熱熱身,而范太喝的卻是一杯淡綠色的飲品,我們都看得奇怪,范太說那是一杯蔬菜湯,材料是紅蘿蔔、白蘿蔔、冬菇、牛蒡……等等,中醫說這種蔬菜湯可以清火云云。
人就是這般的奇怪,好端端的時候,可能會追逐於財富,可能會執迷於權力,可能會沉溺於感情,但到頭來,最值得戀棧的,原來是一直都擁有的生命,一杯普通的蔬菜湯成了尋找健康的希望。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