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使用雌激素
很多女性追求美容豐胸,常吃一些抗衰老或是防衰老保健品,這些產品很可能添加雌激素,雌激素或可令皮膚保持年輕,亦有增加子宮肌瘤、乳癌及其他子宮疾病機會。
養腎如養命
中醫認為腎臟可決定人的壽命,養腎就如養命,平日飲食注意不要進食傷腎食物,高鹽及油炸食品含高鹽及高磷,都不利腎臟,此外,功能性飲料亦會增加腎臟負擔。
番茄天然抗氧
番茄生吃熟吃都具有極高營養價值,且是天然抗氧化劑,有提高蛋白質消化,減少胃脹食積的功效,血清中番茄紅素的含量比較高更可減少胃癌和消化道癌的機率。
與楊執庸閒話家常

< 上一頁
撰文︰阿虫
《醫.藥.人》 第 1 期

兩個風馬牛不相關的人,除了都是男人,真想不出相近處。阿虫訪問楊醫生,好像是有一點牽強。然而,人生就是充滿意外,「合理」與「不合理」只在乎個人判斷,既如此,阿虫訪問楊教授便來得一點都不牽強。

楊執庸
  楊執庸教授,前香港大學醫學院兒科系主任,去年退休,以為退出江湖,誰料大半年來,不退不休,上月,又在盛情難卻下在一私家院當顧問醫生。
  叫他難捨的是過去半生致力研究的初生嬰兒疾病譜。不退不休這年來,他召集了一班來自全球的醫生學者,努力發掘華人嬰兒與外國嬰兒在醫學領域的異同處。
  另一件叫他難離的是在81年他一手籌組的地中海貧血症的兒童及家長們,他希望繼續支持這個小撮社群。

阿虫
  阿虫真名嚴以敬,自知不能成龍,只好做「阿虫」,自此,以「阿虫」自居,自得其樂。
  阿虫自小生活坎坷,造成流水般的性格,他說生命似水,遇石拐彎,卻不回頭,一切順其自然,一切隨緣。
  他說世間事沒有對與錯,好與壞,只有真與假。
  他反對忍,他選擇了恕。
  他喜歡美,而最美的東西是愛。

  我雖不算是個老粗,但絕不是一個處事有條不紊的人。常常感情用事,那些需要小心處理,有規有矩的工作,我是絕不能擔當。話雖如此,對於那些默默耕耘,能整日理性地面對工作的人,卻是由衷敬佩。
  著名兒科醫生楊執庸教授,多年行醫授課,正是活人無數,桃李滿門。他的手,不知迎接了多少來到來這世界的小生命,對生命的問題,能有機會討教,這是緣分。   
  我們約在馬會餐廳見面,因為怕遲到,我早到了20分鐘,未見面前我先在附近公園散步。
  天下著毛毛雨,公園顯得格外寧靜,眼前一片翠綠,雖無花香,但有鳥語,雖然靜寂無人,卻是生氣盎然,在靜中反而對生命的神奇產生更強烈的感覺。
  由生命想到人生,由人生自然想到生老病死。生老病死的人生過程,老病死都是負面的東西,是人生不想接受無奈也得接受的現實。只有生才是喜,人生也只有生才值得興奮。對了,兒科醫生,那不正是專辦喜事嗎?想到這裡,約會時間已到,懷著一顆歡喜的心,去會這位專辦喜事的人。

第一次,手足無措
  腦海裡那位嚴肅穩重的退休老教授沒有出現。眼前卻是一位朝氣勃勃,舉止輕鬆大方的紳士,介紹之下,原來他就是楊執庸教授,怎麼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交談之下,楊教授除了過人學識,思才敏捷,隨和而極富幽默感外,常常真情流露。當中我把握機會,忍不住的插了句嘴:「你是一個非常感性的人!」
  我一直好奇,雖然有兒有女,對生命的秘奧也常常探討,但從沒有真正接觸生命開始的經驗,尤其是人,那一刻的感覺是怎樣?
  試想想,當上天將一個美麗的生命交到你手上,那一剎那有甚麼感覺?尤其是第一次。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當時可說是百感交集,好奇、緊張、高興、讚嘆!」楊教授回答了這問題。
  然後,他幽默地加一句:「手足無措!」
  大家都笑了,生,的確是件喜事。
  喜悅過後,煩惱開始。生命既是這麼神奇珍貴,怎樣使它成長,而且健康地成長,這將會帶出連串問題。
  「生理上的健康是重要,而心理的健康也一樣重要。許多病例裡觀察到親子間的關係確實出現了危機。物質文明使人對生命的價值觀有了很大改變,看問題往往從現實去做基礎,愛愈來愈減少了。所謂親情漸變於現實,親子之愛卻日漸式微,而一些父母也不懂得怎樣去愛他們的兒女。做醫生的,縱能維持小孩子的健康身體,但心理上的偏差卻令人擔心,因為身體健康還不算是一個健康孩子,我們追求的是身心都健康!」
  談到這裡,楊教授的面容好像嚴肅起來了!
  「近年來社會上的青少年問題日漸增多,作為一個兒科醫生,心理上總會感到無奈與壓力,所以在診症時,有時也免不了兼作一些心理輔導。」

救鶵兒,悉力以赴
  楊教授接著說了一些病例,其中一個是關於一個不足月的嬰兒。數年前一個不足月的嬰兒誕生,這嬰兒實在太弱小了,大家都覺得他的生存機會很微,但醫者父母心,楊教授還是全力以赴。多次的手術,嬰兒總算幸運地保存了小生命,但長大後是否正常,卻是難以保證。
  嬰兒的父母都反對繼續療程,只覺得嬰兒是他們的負累。甚至埋怨醫生的醫療目的只是作為一種實驗,作為顯示一下自己醫術的手段。
  嬰兒的父母決定放棄與嬰兒的關係,從現實的角度看,這等於可以擺脫了以後對嬰兒的照顧責任,在這個功利的現實社會,的確無可厚非。
  「當時我的心情絕對不是他父母所想的那樣,我也向他們解釋表白過!」楊教授無奈的說。
  嬰兒父母簽了放棄文件後便調頭而去。
  「病床上的嬰兒雖是弱小,但總是寶貴的生命,在醫生的愛心照顧下,嬰兒漸漸正常成長。
  兩年過去,小嬰兒雖是失了父母的愛,但在醫院仝人愛護下,也長得活潑可愛。嬰兒兩歲生日,醫院特別為他開了個生日會,也特別邀請他的父母,當護士要嬰兒叫他的母親做媽媽時,母親哭了,當初被丟掉的包袱原來是那麼可愛!
  對生命的尊重和熱愛,不離不棄的精神,保持了一條小生命,也重建了一個快樂家庭。
  真是難以置信,在這麼理性的醫學裡,發生了這麼感性的事。
愛,生命的重要因素
  大家以為陽光、空氣、水、營養是維持生命的要素,但如果沒有愛的話,這些物質維持的不是生命,只是維持「活動」的物質而已。
  陽光、空氣、水、營養之外,愛是使「物質」成為生命的重要因素。
  從以上的病例,可見如果缺了愛心,醫術怎樣高明,結果恐怕不會是那麼動人完美。
  楊教授縱知識淵博,但對生命的奧妙,宇宙的神奇,絕對相信是造物主巧妙的安排。
  
  時間匆匆,結束了這次既輕鬆又嚴肅的會面,意猶未盡,真希望另有機會與這位專辦喜事的醫生,另作詳談,為我們多報喜訊。   

後記 
這兩個同是日治時期出生的男人,擦著火花,阿虫記得他去西環搶穀倉的艱難日子,楊教授記得每日上學家人要他揹袋炒米以防走難……   
阿虫談起去年兩歲外孫猝死,眼淚盈眶,楊教授談生命的喜悅……   
就這樣,把同檯其他不是日治時期出生的人遺忘了。



文章回應 (0 個) 留言